温莎吧 » 前司法部长出席作证 确认总理干预司法

前司法部长出席作证 确认总理干预司法

加国无忧 51.CA2019年2月27日 17:47来源:本网采写作者:昌西2月27日下午,前任司法部长Jody Wilson-Raybould出现在国会当中作证。由此,JWR将会在这里回答委员们的所有问题。此前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2月27日 17:47来源:本网采写作者:昌西

2月27日下午,前任司法部长Jody Wilson-Raybould出现在国会当中作证。由此,JWR将会在这里回答委员们的所有问题。此前,由于内阁保密协议,与律师客户保密协议,JWR无法就这一问题作出回应。

JWR表示,在2018年9月到12月的四个月内,她与她的办公人员遭遇了来自加拿大政府部门官员关于SNCLavalin案件提出控诉的施压,这其中包括11人,他们来自总理办公室、枢密院、以及财长办公室。

JWR称,这其中有许多不恰当的施压,并且有一些是十分恶意的威胁。而在一月份,JWR被移动到老兵事务部,随后辞去了内阁职位。JWR表示,在四个月的期间,至少有10次电话通话,与10次面对面会议,有官员向其关于SNC-Lavalin案件施压。“这些官员与我的谈话都是关于JWR以及对其做出干预的讨论。”

在今天早些时候,加拿大总理杜鲁多表示,JWR可以就SNC事件出席司法委员会作证。对此,杜鲁多称,这是自由党政府做出的一项没有先例的做法。我们理解司法委员会需要JWR的证词来完成他们的工作。

由于JWR的开篇陈述时间较长,委员会决议为其延长陈述时间。

Jody Wilson-Raybould的供词中,JWR提到了下列事实:

JWR表示,她遭到了来自自由党政府官员通过短信与电邮发来的威胁,要求其干预SNC-Lavalin案件。在不再担任司法部部长后,JWR对SNC案件的公正性表示担忧,她表示如果自己还是司法部长,干预事件就不会发生。但我在不再担任司法部长时,我开始对这件事有了担忧。

JWR认为,任何人都不能要求司法部长去考虑不应在其职务范围内的问题,例如党派政治。总理办公室高级官员Mathieu Bouchard曾向JWR威胁称:“我们需要重新获选。”

加拿大财长Bill Morneau的首席秘书长Ben Chin曾经与JWR的秘书长会面,在会面中讲到:如果他们不能得到延迟起诉协议,(Deferred prosecution agreement,DPA),SNC-Lavalin将会离开魁北克,现在是魁北克选举的时候,我们不能让这件事情发生。

在9月17日,JWR与杜鲁多,以及枢密院首席秘书Micharl Wernick会面。在这次会议当中,杜鲁多曾向JWR保证,是否起诉SNC的决定权在司法部长的手中。JWR称,当时会议的主题并不是SNC,但是杜鲁多立刻提起了这个问题,总理还说道,如果问题不被解决,那么会有很多人失去工作,SNC也将离开蒙特利尔。JWR回应表示她已经做到了她所能做的事情,这并不会改变她决定起诉SNC的决定。Wernick补充称如果无法对SNC放弃控诉,那么他们将会前往英国伦敦。

杜鲁多提醒JWR,称他本人是魁北克省的国会议员。这个时候JWR问总理是否在用政治手段干预司法,总理说自己没有。

在12月5日,JWR与杜鲁多前任秘书Gerald Butts会面,在会面中,两人谈到了SNC案件。目前,Butts已经辞职,而他坚称自己从来没有向JWR施压。

但是,JWR给出了不同版本的答案。她表示,在会上她提到她需要所有人停止再向她谈论SNC的问题,她已经做出了决定。在12月18日,杜鲁多的秘书长Katie Telford与Gerald Butts又与JWR会面,在此次会议上。两人要求司法部长对案件作出干预。Butts表示,不论如何,司法部需要对案件作出干预。而Telford称,我们不再想要辩论这件事情的合法性。我们只想看到一些结果。

总理办公室还曾这样安抚JWR:“如果Jody感到紧张,我们将会安排很多评论文章,支持司法部的干预行为。”

在12月19日,JWR与Wernick再次通电话。Wernick表示,总理希望他能够对外表示,他尝试了法律渠道内所有能够做到的事情。JWR当即指出,Wernick正在一条危险的道路上游走。JWR表示,她当时想起了发生在美国的星期六惨案(注:在尼克松总统时期,尼克松解雇了负责调查总统行为不检的特别检察官)

由于现有的保密协议,JWR将不会就1月14日之后发生的事情作证。在最终的总结当中,JWR表示,作为一名土著加拿大人,她与土著族群的经历见证了许多加拿大司法不公正的先例。她将会捍卫司法公正,将会捍卫真相,将会一直给出真实的供词。不过JWR表示,如果自己不再受到内阁保密协议与律师保密协议的限制,她会回到委员会当中作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