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莎吧 » 跨省占补耕地开闸:中央为何不允许地方私下勾兑

跨省占补耕地开闸:中央为何不允许地方私下勾兑

在多个争取跨省域补充耕地政策的省份中,黑土地大省——黑龙江终于抢得头筹。黑龙江省自然资源厅近日发布消息称,黑龙江省被国家纳入首批跨省域补充耕地省份,争取国

 在多个争取跨省域补充耕地政策的省份中,黑土地大省——黑龙江终于抢得头筹。

黑龙江省自然资源厅近日发布消息称,黑龙江省被国家纳入首批跨省域补充耕地省份,争取国家统筹耕地总面积5.14万亩,经费62.3亿元。

简单计算,上述国家统筹耕地指标价格约为12万元/亩。

这也是自2017年我国开始逐步放开跨省耕地占补平衡政策以来,首个公开确认展开实际行动的省份。这也表明,该项政策终于到了落地执行的新阶段。

我国耕地面积的减少,建设占用一度是最主要因素。如2011年减少的532.7万亩耕地中,建设占用耕地485万亩,占比为91%。

为了遏制耕地因建设占用迅速减少的态势,我国政府推出耕地占补平衡政策,简单理解是A地一个建设项目需要占用一定数量的耕地,按照《土地管理法》规定需要补充相应数量和质量等级的耕地。自2004年开始,这项工作只能在A地所在省域内实现。

从各区域间的经济发展和耕地资源现状看,越是经济发达地区,建设规模越大,对占用耕地的诉求也更高,但这些地区的耕地后备资源却大多较为匮乏,在因经济建设占用耕地后,当地没有办法补充同样规模和质量的耕地。

自然资源部耕地保护监督司副司长刘明松2018年11月曾透露,受资源条件约束,耕地后备资源日益匮乏,一些地方补充耕地难以为继。

原国土部2017年汇总结果显示,全国耕地后备资源总面积8029.15万亩。从区域分布看,耕地后备资源主要集中在中西部经济欠发达地区,其中新疆、黑龙江、河南、云南、甘肃等5个省份后备资源面积占到全国近一半,而经济发展较快的东部11个省份之和仅占到全国15.4%。

除了缺少后备资源,经济发达地区近年来补充耕地成本也越来越高。统计数据显示,北京市2011年至2013年共补充耕地4.17万亩,亩均成本3年增长了一倍多。

东部地区耕地后备资源近乎枯竭,补充耕地成本愈加高昂,这种现状下,跨省统筹成为大势所趋。

2017年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强耕地保护和改进占补平衡的意见》提出,探索补充耕地国家统筹。2018年3月,国办印发《跨省域补充耕地国家统筹管理办法》(下称《办法》),为跨省统筹占补平衡提供了具体操作规范。

根据有关规定,申请补充耕地国家统筹的省份限定在直辖市和资源环境条件严重约束、由于实施重大建设项目造成补充耕地缺口的省,自治区不在申请范围内。

跨省域补充耕地还涉及资金问题,简单理解即购买指标地区需要缴纳多少补充耕地经费。

《办法》规定,经国家统筹的省、直辖市,应缴纳跨省域补充耕地资金,以占用的耕地类型确定基准价,以损失的耕地粮食产能确定产能价,以基准价和产能价之和乘以省份调节系数确定跨省域补充耕地资金收取标准。

举例说,山东一亩水田的补充耕地指标卖给北京多少钱?基准价是水田20万元/亩,产能价按小麦500公斤、玉米500公斤计算是20万元/亩(每亩每百公斤2万元)。最后,北京的调节系数是2,就是(20+20)×2=80万元/亩。

一亩地能换来80万元,这个标准看似较高,但实际上这些钱并非全部转给提供补充耕地指标的地区。

《办法》规定,跨省域补充耕地资金,全部用于巩固脱贫攻坚成果和支持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其中,一部分安排给承担国家统筹补充耕地任务的省份,优先用于高标准农田建设等补充耕地任务;其余部分由中央财政统一安排使用。

前面提到的黑龙江国家统筹耕地指标价格约为12万元/亩,这应该是去掉上缴中央财政部分后的价格。

因为这种做法能够为耕地大省带来直观的经济效益,所以一些地方对筹集补充耕地指标的热情较高。

四川省国土资源厅负责人去年曾介绍,四川省补充耕地资源较为丰富,初步统计,目前各地已上报约8万亩补充耕地指标交易需求,将积极争取省内特别是贫困地区补充耕地节余指标申报纳入国家统筹,承担补充耕地任务。

不过,截至目前,尚没有四川承担耕地跨省占补平衡指标的进展信息。而黑龙江能够在该领域“抢跑”,也得益于其丰富的黑土地资源。

据第二次全国土地调查数据,截至2009年年底,全国有六个省份存量耕地面积超过一亿亩,其中最多的就是黑龙江,耕地面积高达2.39亿亩,也是全国唯一个“2亿亩”省份。

跨省占补平衡政策虽然多方受益,但出于监管考虑,中央政府目前并不允许各省份之间私下勾兑。

自然资源部相关负责人此前强调,跨省域补充耕地由国家统一组织实施,不允许省际间自行交易。

业内人士认为,之所以不允许省际间自行交易,与监管有直接关系。由国家部委代表国家来进行统筹管理和监管,会尽量避免过去占补平衡中出现的一些问题。

刘明松也强调称,组织实施好国家统筹补充耕地,起好步、开好局,切忌“玩数字游戏”。

 

 

 

江泽文 本文来源:第一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