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莎吧 » 清华女生称被学弟性骚扰 诅咒其社死 结局反转

清华女生称被学弟性骚扰 诅咒其社死 结局反转

    近日,清华大学一位2020级的学弟在食堂用餐时,背包蹭到了2019级的美院学姐,被学姐认为是用手猥亵其臀部。在查看该学弟的学生卡后,学姐将其个人信息公布在朋友圈和树洞,

   

  近日,清华大学一位2020级的学弟在食堂用餐时,背包蹭到了2019级的美院学姐,被学姐认为是用手猥亵其臀部。在查看该学弟的学生卡后,学姐将其个人信息公布在朋友圈和树洞,并声称要让学弟社会性死亡。

  然而,随后调阅的监控视频显示,学弟是无辜的,的确是书包不小心蹭到了学姐。该学姐并没有直接道歉,而是通过第三方传话给学弟:

  “我在扩散的地方已经发过解释,抱歉,希望没有对你声誉造成过大影响。另外,这事并不是无中生有,希望你也能理解我都反应,并且以后能注意这些可能冒犯人的地方。我们互相道歉即可,此事了结,希望你学业有成。”

  

  事情在清华大学闹大后,这个学弟受到极大的压力,被谩骂,被调侃,被排挤。甚至有人冒充男生,以男生的名义写了一封“马保国式”道歉信。在网络上疯狂传播,受到万众网友的取笑。

  

  然而,最终监控结果出来了,被证实是个误会,学弟只是不小心书包碰到了学姐的臀部。

  随后,学姐删掉朋友圈,也没有亲自向学弟道歉,而是孚皮潦草,毫无诚意的通过辅导员来表态:我和学弟已经和解,我已删掉相关文字,请谅解我的第一反应,我们相互道歉,此事了结。

  

  她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然而并没有,该事件持续发酵,已经破出清华圈,受到全网围观。

  网传“受害”男生亲笔写了一封千字感言,可以说是字字泣血,该男生说,如果监控没有还他清白,他甚至做好以自杀的方式来洗清自己身上的冤屈。

  

  让人感慨的是,即使在清华这种高智商云集的象牙塔,可能出于对女性弱者标签的同情,可能出于对犯罪天然的排斥和厌恶,情绪也还那么容易被调动。甚至比大街上的大爷大妈哥哥姐姐还容易走火入魔。

  代入一下那个学弟,如果监控真的没拍到或者坏了怎么办,他可能真的要面临社会性死亡,大学四年一直都要被贴标签,还可能被通报,还真的可能会想不开。

  随后,这位清华学姐遭到了“报应”,她的个人信息和照片被同学曝光,受到千夫所指。

  

  

  

  不少网友表示,校内同学不是不讲道理,是她先把对方隐私扒的干干净净,现在只不过反过来被别人扒,不过分吧。

  她不是不肯诚恳道歉,她是真的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大的事情,她是真的不知道自己惹了众怒,以为沉默两天大家就忘记了。她真的不知道在多大程度上伤害了学弟,还仍然觉得是学弟挑起的事端。

  清华女生称遭咸猪手曝学弟信息,反转后道歉“希望理解反应”,学校:已和解

  相关推荐

  清华学姐怀疑学弟性骚扰使其社会性死亡 男性被诬陷该怎么办?

  作为中国最高学府,清华大学鼎鼎大名,近日一则“清华学姐诬陷学弟性骚扰”的新闻引发社会舆论关注。

  这个事件并不复杂,11月17日,清华大学2020级某学弟在食堂不小心书包蹭到一名2019级美院学姐,被此2019级美院学姐认定其用手猥亵自己臀部,于是强行查看其学生卡,随后公开其姓名等信息,在朋友圈等平台诬陷其性骚扰,称要让这名男生体验一下“社会性死亡”。

  该消息大肆传播,给该学弟造成了巨大的社会性影响,好在现场有监控。在这名男生要求下,相关单位调监控,结果监控显示并不是“手”而是男子背包碰到了学姐。

  在有关事实明晰后,该学姐以保护自己“隐私”为由,并不愿意与该学弟直接接触,而是通过辅导员进行传达歉意,并称“此事也不是无中生有”、“相互道歉”即可。

  要求别人“社会性死亡”,而自己却担心“隐私泄露”的双标做法使得大众感到愤慨,也让男生觉得太轻描淡写,自己受到了“尊严与人格”伤害。

  对于此类事件,该学弟该怎么维护自己的权益,这件事情背后又有什么深层次的因素值得我们思考?男性被诬陷性骚扰又该怎么办?

  我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还是挺震惊的,清华学子理应不至于如此,也能感受到到群众的愤怒,当然因为我作为围观群众也是愤怒的。

  说到底,这位当事人学姐在道德层面,太过于严于待人、宽于待己,把“维权意识”这面带刺盾牌用成了主动攻击的武器。

  虽然法律对于女性权益保护是有所规定,但是该学姐的行为不仅在道德层面比较不公正,在法律层面也犯了“未定罪先处罚”的错误。

  不过好在法律都是公平的,很简单,该学弟可以选择起诉该学姐,可以考虑“诽谤罪”。

  

《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规定:“以暴力或者其他方法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实诽谤他人,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其中,同一诽谤信息实际被点击、浏览次数达到五千次以上,或者被转发次数达到五百次以上的即可以够得上为“情节严重”。

  即使严重程度够不上《刑法》层面的“诬告陷害罪”、“诽谤罪”,也可以要求其进行公开“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

  

《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条规定:“公民的姓名权、肖像权、名誉权、荣誉权受到侵害的,有权要求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并可以要求赔偿损失。”

 

  学弟先找辅导员提出自己要起诉的请求,辅导员是有必要提供其个人信息的,不给的话目前网上都已经随处可见,然后去法院进行起诉。

  
 

  必须承认,该学姐的初衷的确是“为了维护自身权益”,这种“维权意识”并没有错,但其在还未确定事实真相的情况下就采取了“舆论武器”,犯了“未定罪先处罚”的错误。

  即使事情清晰之后仍以“鼓励女性保护自己”作掩饰,但不得不说,对于权利的“过度”维护,并以此作为损害他人合法权益的武器,不仅起不到该学姐所言的“鼓励女性”的作用,反而会使得真正受害的女性(包括女权在内)面临更大的质疑。

  当初“罗冠军案”时,我就说过,每一次“反转”消耗的都是公众的信任,也会增加真正需要保护者的维权难度。

  不仅如此,每次女性的过分维权都会加大男女间的对立,加剧男性与女性之间的分歧。

  例如,日本对于“电车痴汉”的大力打击最后导致只要女性一喊,全车男性神经紧绷,甚至出现男性不得不日常采取“双手抓住吊环”、“双手举高投降”等措施以自保。

  并非说是不该维护女性权益,相反,我们的确应该加强,但对于凭借“优先保护”侵害他人名誉的“诬陷”行为,应该得到谴责和打击。

  事实上,一个人,尤其是一个男性假如被“诬陷”了,所受的伤害不是施害者的道歉就能解决的。

  
 

  除开罗冠军反转事件,还有刘强东被控强奸事件,2017年7月,一微博用户多次发博,指认西华县某校校领导性侵小学五年级女生多达十七八次,受害人是其侄女,导致该领导被停职处理,生活受到严重影响。

  即使后来《人民日报》报道,“‘遭老师强奸案’女童改口承认骗人,哭着向老师道歉,但当事人名誉受损事实已经无可挽回。

  有人说,那你辩解就好啊?就拿此次事件来说,该学弟在真相大白后尝试在各个平台说明情况,并表达自己想要维护自身法律权益的意愿。

  结果被一群女拳讽刺其“一个大男人斤斤计较”、“你的学姐也因为遭遇了网暴”、“你写的字真难看”等等,一些“受害人有错论”、“她已经知道错了”等强盗逻辑实在令人无奈

  于是,你知道男女对立怎么进一步加剧的了吗?

  
 

  这件事情其实细思极恐,如果没有监控,这件事情会是什么结果?

  这也是我为什么觉得包括这一学弟在内的公众都应该较真的原因,罗冠军案、刘强东案...,被诬陷的男性付出惨痛的代价,而诬陷者却从未得到责任追究。

  试图追责还会被扣上“斤斤计较”、“歧视女性”、“不想想她为什么控诉你”等等道德高帽,一次加一次的“轻纵”只会造成道德滑坡。

  还不明白的话,想想,碰瓷这一现象是怎么猖獗起来。起码此次事件中,这位学姐应当摆正自身态度,“实名制”、“当面”给学弟好好道歉,尽力恢复其名誉。

  碰瓷迫使每辆车都不得不配置行车记录仪,那么,现在每个人都需要配置一套行走记录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