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莎吧 » 理性科学怪娃和感性妈妈探讨两性的差异

理性科学怪娃和感性妈妈探讨两性的差异

加国无忧 51.CA2019年2月24日 17:27来源:温哥华港湾作者:朱敏怡我很喜欢跟儿子聊天,这也得益于我有个爱聊天的儿子。他把他看到的,听到的,想到的都要说给我听,我也成了他一个忠实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2月24日 17:27来源:温哥华港湾作者:朱敏怡

我很喜欢跟儿子聊天,这也得益于我有个爱聊天的儿子。他把他看到的,听到的,想到的都要说给我听,我也成了他一个忠实的听众。

某日他对两性之间的思维方式产生了兴趣。他到我这里来求证。

儿子:“妈妈,我看到几幅漫画说明男女之间的差别,你听听女性的部分说得对不对?”

我:“好啊,说来听听。”

儿子:“第一幅漫画:两个女人迎面碰到,她们的目光会从对方的头一直看到脚,穿什么,戴什么,化妆怎么样;两个男人迎面碰到,他们彼此只看对方的眼睛。妈妈,你也是这样吗?从对方头看到脚?”

我听完后一笑,还真像哎。答曰:“实话实说,我会的,我会从头到脚打量对方,但是我不会显得太刻意,快速扫一下。”

儿子:“她穿什么戴什么对你有什么影响吗?”

我:“应该不是什么刻意的影响,只是一种下意识的行为。女人之间比较在意对方哪里比自己好,就像10个女人9个会喊着要减肥,因为生怕自己没别人漂亮。那你和一个男生碰面,难道真的只看对方的眼睛?”

儿子:“是啊,还看哪里?我管他穿什么,看着眼睛打个招呼不就行了。你们女人好麻烦啊。”

我:“所以我说你那个漫画很对啊,这就是男女思维的差异呀。”

儿子:“第二幅图:在课堂上男孩被老师要求到门口罚站,男孩子的感觉是—没关系;女孩子被老师要求到门口罚站,女孩的感觉是—难受得要命。我们班男孩儿被罚站,没有一个愁眉苦脸的;女孩被罚的话,表情都快哭了。妈妈,你小时候被罚过吗?你也难受吗?”

我一边想,你们男孩还真是不知道羞耻怎么写啊。一边回答他说:“某种程度上男孩脸皮确实比女孩厚一些。女孩子心思细腻些,她们会认为这让她们在全班同学面前很丢人,会为此而害臊,自责,所以难受。我想如果是我被罚,我一定非常难过,甚至会哭的。你,真没觉得被罚站是很丢脸的事情?”

儿子:“我很少被罚站过。我也没觉得很丢脸啊。”

我:“很少就是还有咯?那你真不觉得当众被老师要求到门口罚站是很丢脸的事情?”

儿子:“我就跟漫画上写得一样啊。我们男孩的感觉就是,出去站就站一会儿呗,过几分钟不就进来了,管别人怎么看的。而且大多数人都被罚过,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壮士,绝对是一群壮士!完全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为娘的甘拜下风。

儿子接着问:“你和你最好的朋友吵过架吗?你们吵架后最长多久互相不理?漫画里:两个女人吵架,然后一辈子不理睬了;两个男人吵架,5分钟又搂在一起喝啤酒。”

“你和你同学呢?”我反问。

“我们几个男孩如果吵架或打架,不用等到第二天,还没放学就好了。你呢?”儿子好奇我是怎样。

我想了想说:“我中学时候有个很好的朋友。我们有时候吵架生气,最长的时间可达1周不讲话。现在想想也很无聊啊,那是为什么呀。但是女人有时候会把问题想得很多,很大,很深,所以越想越气,越想越不爽,彼此就不讲话了。”

儿子看着我:“女人都这样吗?”

我:“我不是说每个女人,只是想说大多数女人联想比较丰富,心思又比较敏感,所以容易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

儿子:“就像上次爸爸说你一句‘慈母多败儿’,你就生气了,大声辩解,然后你不和他讲话了?”

哎呦,这小子哪儿疼往哪儿戳。

上次老公因为一件小事说我太宠儿子,于是说了一句‘慈母多败儿’。我一听火就来了,我觉得他在责怪我没有把儿子教育得足够好。我觉得孩子的品格很好啊,我付出了那么多,他怎么就没看到好的一面呢?他自己没怎么管孩子,还有资格说,心里生气指数开始随着脑容量的扩大而直线上升。于是我很生气地还击他,然后一晚上就闭口不言。此事估计被儿子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了。

我反问:“你怎么看待这件事情呢?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反应?”

儿子:“爸爸也许没想那么多,也就一说。如果我是你的话,我就当没听见。你看看我,我觉得我很好啊,我没觉得你宠我啊,我要的游戏你也没跟我买,你该批评我的也没少批评。我觉得你当时真的很生气,我想说话又不敢说。”

我:“那你干嘛当时不来安慰我一下?我生气的时候,其实很想别人来安慰我一下,也许你当时安慰我一下,我会很快好起来。”

儿子:“可当我生气的时候,我更喜欢一个人呆着,自己冷静下来。所以,我想也许你也想一个人静静。妈妈,这么看来那几幅漫画还真的没有夸张。”

和儿子的一番谈话,让我不得不承认,在思维方式上,男女确实存在着很大的差异。

好吧,我只能把来自金星的我溶解在来自火星的大小男人之中,学会简单而直接地和他们交流。不然,纵然我伤透了脑细胞,人家还未必能理解,那我真是亏大发了。

朱敏怡:70后妈妈,09年离开体制内移民加拿大,享受写作,画画,做手工的乐趣,找到自我的方式,自得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