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莎吧 » 深度 | 赣州四中校长跳楼自杀,压倒校长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什么?

深度 | 赣州四中校长跳楼自杀,压倒校长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什么?

“我爱教育,我爱赣州四中,我爱赣州四中老师,我爱赣州四中的孩子们。我愿意为师生付出我全部的心血,可日益严重的抑郁症让我痛苦不堪,巨大的工作压力让我身心俱疲。我太累了

 “我爱教育,我爱赣州四中,我爱赣州四中老师,我爱赣州四中的孩子们。我愿意为师生付出我全部的心血,可日益严重的抑郁症让我痛苦不堪,巨大的工作压力让我身心俱疲。我太累了,我想休息了……”

6月5日,高考的前两天,赣州四中校长刘爱平跳楼身亡。这样一位从教 28 年,致力于经典治校、阅读推广,努力探索“最好的教育莫过于感染”教育理念的优秀校长,突然以这样的方式离世,让人唏嘘。

“刘校长谦谦君子,儒雅大方,思往日旧事,长歌当哭。”这是很多人对刘爱平的评价,惊闻他自杀的消息后,连身边熟知他的朋友都感到不可思议,惊讶万分。

刘爱平的学生写的悼文,“多么希望,世间真的存在时间原石!让时间停滞,让选择重来,让先生重新回到身边,让未寄出的布鞋能够抵达,让承诺过的漫步长谈如约而来,一直持续……”

“朗读校长”和“厕所校长”

有人称他为“朗读校长”,2010年以来,他每天早晨都坚持端个桌椅在校门口朗读国学,传递国学知识,成为许多家长的孩子称赞的榜样。

7年风雨无阻,每天早上6时40分到7时40分,赣州四中的校门口总会摆放一套桌椅,一个中年男子旁若无人大声朗读四书五经等经典,他就是赣州四中的校长刘爱平。报道称,他能将《论语》《老子》《孟子》等背出八成以上。同学们也对校长的行为习以为常,见怪不怪。

他还被成为“厕所校长”,连续一个多月到学生厕所打扫卫生。校长解释:这叫“当义工”。

他解释称,德育应该成为学校教育的首位,教无定法,校长当厕所义工,是德育的一个新载体。

“我觉得,讨论校长该不该扫厕所是狭隘的,要讨论的是校长要不要当义工。”面对非议,刘爱平说:“只要在赣州四中当校长,我就会坚持扫下去。”

他除了是赣州四中校长,还是江西省特级教师,江西省先进工作者,赣州市“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赣州市十佳校长……

他在《赣州晚报》开设有“教育印象”专栏;在各类教育报刊杂志发表文章近二百篇,已出版《教余读经典》、《教亦多术》、《教不远人》、《教者以正》等5本教育专著。

除此之外,在新浪网开设有“刘爱平教育随笔”博客,在其最后一篇6月3日更新的博文中,刘爱平说: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即便圣贤,也有过错,更何况我这个普通之人呢。我这个人,最大的缺点就是性子很急,办事过于追求效率,很多时候没有注意工作的方式方法,忽略了必要的民主和尊重,给同仁带来不必要的工作压力。身为校长,要十分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局面,怎么珍惜呢?从改掉自己的坏毛病做起,不管有多难,我就不信‘改不了’”。

然而,在两天后,他却留下了遗书,用这种方式离开了他热爱的教育事业,热爱的学校,热爱的师生,让很多人无法相信。

据警方初步调查,刘爱平平生前患有抑郁症。但问题是,刘校长为何会患上抑郁症?

压倒校长的三根稻草

刘爱平是校长,同时要对三个人群负责:对学生负责,对学校里的教师负责,对上级领导负责。三种人群对他的需求并不总是一致的,因而三种责任也并不总是一致的。当几种责任发生冲突时,压力就集中在他一个人身上了。

首先,“升学压力”。教育质量是学校的生命,升学压力应该是校长必须承受的,“升学压力”对校长来说,其实是一种责任与担当。问题是,现在学校的升学成绩很多时候不是通过遵循教育规律得来的,而是通过一些“潜规则”:比如不择手段地抢夺“优生”、挖空心思地挤走“差生”、想方设法地漫天“炒作”、煞费苦心地四处“勾兑”……对于有良知的校长来说,做这一切都是违心而痛苦的,但为了“学校发展”又不得不做,这是怎样一种异样的“压力”?

在刘校长2016年6月24日的博文《稳中有升》中说:

“任校长以来,每当高考中考成绩揭晓前的一段时间里,我的压力就特别大,灵魂与肉体经常性地分离,患得患失心理非常重,唯恐因学校成绩不理想而辜负了领导和社会各界对自己的信任。久而久之,自己不知不觉患上了轻度的抑郁症。”

“当今时代,升学率的高低是社会尤其是老百姓评判一所学校好坏的唯一标准。升学率高的学校,门庭若市;升学率低的学校,门可罗雀。从人性的角度看,哪个校长愿意做冷板凳,哪个校长愿意被人瞧不起。”

对于一个既有良知又有思想的校长来说,不愿成为纯“应试教育”的炮灰,不愿把学校绑在“应试教育”的战车上,而希望在素质教育方面有所作为,但是只要有一年的“升学率”哪怕少了零点几,或者考上清华、北大的人数比上一年少了一个,他便会“身败名裂”!背负这样的“压力”,校长怎能“静心教书,潜心育人”?

其次,“管理压力”。在《激扬善性》中刘校长说,“在老办法不灵,新办法不明的情况下,该怎么办呢?我认为,激扬师生善性不失为一种有益的尝试。激扬善性需要管理者构建激扬善性的载体,营造激扬善性的氛围,少讲大道理,少说假大空话,从细节入手,从做人入手,从自我做起,少说多做。”

为了激扬善性,刘校长身体力行,试图做一个激扬善性的发起者,但面对这样的社会大环境,何其艰难?

6月1日刘校长写下博文《改不了?》,对自己教师管理进行了深刻的反思。“我这个人,最大的缺点就是性子很急,办事过于追求效率,很多时候没有注意工作的方式方法,忽略了必要的民主和尊重,给同仁带来不必要的工作压力。”

为了改变性子急的毛病,这几年刘校长一共写了25篇文章反思自己。比如《要尊重老师》《失态》《又一次失态》《得理也要饶人》《近来有点纵容自己的脾气》《有话好好说》《冤枉了一个老师》《还是少些坏情绪好》等等。

从文章标题来看,刘校长可能确实存在不尊重老师、误解老师、急功近利等问题,而且这种强烈的效率观,或多或少也给老师带来沉重压力。

刘校长反思说,之所以没有改掉这个坏毛病,一是没有真正认识到这个坏毛病的危害性,二是自己采取的措施不坚决不长久,很多措施都是临时性的,甚至是应付性的。最终自觉不自觉地掉入“好了伤疤忘了疼”的泥沼,并步入犯错——反思——改正——犯错——反思——改正的恶性循环。

其实,重要的不在于刘校长的反思,而在于他为什么要反思。

刘校长为何要反思呢?可能是他某些管理措施引发了老师反弹。对于一个理想主义的校长来说,尤其是对一个骄傲的校长,一个爱惜羽毛的校长来说,这些反弹肯定会让他痛苦。这种痛苦到了一定层面,当然会加深他的压力。

第三,“政治压力”。作为刘校长的儿子,在刘校长离去的第二天,他写下的一封信中提到:“……事情的缘由也并不复杂,父亲所就职的学校是一所公立高中,这些年来在有目共睹之下,教学水平和教育质量有很明显的提高。 而近期的3-4个月 (据我所知)有关方面对整个体系进行考察。”

“而我家乡的那些学校,所以说共性,就是小毛病都共通,譬如收补课费,譬如挪用款项等。我父亲所在的学校,也时常给老师们提供一些福利,譬如夏天的西瓜,冰棍等。”

“几个月考察期下来,父亲身心俱疲。 甚至是抑郁症,心脏病复发。”

“为什么呢,我猜测,是因为他很骄傲吧。自己为学校做了很多事,为教育奉献了很多,可是依然因为一些性质“共存”的问题而遭到“质疑”。

作为社会主义学校的一把手,当然要有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这是不容置疑的。但这里的“政治方向”不是体现在学校必须把什么口号醒目地写在墙上的各种“统一布置”,不是要求校长不停地开会,不停地“学习”,以应对随时“抽查”……和老师一样,校长现在相当一部分的时间是花在完成“非教育工作”上,而且这些“工作”都是不敢有丝毫懈怠的“政治任务”。

因此,对校长来说,一心一意把学校办好,让孩子快乐,让家长放心,让老师幸福,让人民满意,培养出社会主义事业合格的建设者和接班人,就是最大的“讲政治”!可惜现在许多地方的校长这样没法也不敢这样“讲政治”。

校长的第一压力应该是什么?

一个有事业心有使命感的校长当然要有压力——他会看重包括升学成绩在内的教学质量,但他会以更科学的态度提升整个教育的品质与境界,比如对老师专业发展的重视,对学校教育改革的构想,但无论是教师的专业发展还是学校的教育改革都不是最终目的,最终目的是孩子们的成长。

因此对校长来说,第一压力应该来自对每一个孩子喜怒哀乐的牵挂,对他们课内是否凝神谛听的惦记,对他们课间是否快乐玩耍的系念,为此他会想方设法接触每一个孩子,挤出时间走进每一个班级,他努力记住尽可能多的孩子的名字,尽量倾听更多孩子的心灵,最大程度地和更多的孩子们一起聊天,一起踢球,一起远足……

为了孩子,他会因某一位老师专业技能不够娴熟影响孩子的学习而忧虑,他会因某一位老师不恰当的教育手段伤害了孩子的自尊而不安,他会因某一位家长家庭教育方式不当而为孩子忧心忡忡,他会因孩子们由于作业负担过重导致睡眠不足而深深自责……这种种“牵挂”“惦记”“系念”“忧虑”“不安”“忧心忡忡”“深深自责”都不是因为“上面”的“要求”“规定”“考核”或“一票否决”,而是源于内心深处的职业良知和教育责任。

从这个意义上说,所谓“校长的第一压力”其实是校长自己给自己的,是他事业的内驱力。

刘爱平校长在遗书中写道:“我太累了,我想休息了。愧对组织二十多年的教育和培养,在天堂里我愿继续做老师。”但愿他在天堂里能够按自己的意愿而不是外在的压力做一个幸福的老师。

更愿所有活着的校长,能够精神独立,行动自主,恪守初心,宁静办学,“从心所欲而不逾矩”,成为一个心灵自由的教育者!

面对压力,校长要学会减压

面对办学、升学以及社会各界的压力,校长应该如何给自己减压?

1、学会丢包袱

作为一校之长,就要学会 “有所为,有所不为”,要把主要精力放在学校办学理念的总结、教师队伍的建设、对课堂教学的指导等重要工作上,并在工作目标制定好的基础上做好任务的分解,将具体的工作落实到每个人。

2、放低标准,善待自己和别人

一个明智的校长,应摒弃急功近利的思想,坚持以人为本的发展理念,遵循教育发展的客观规律,以一种思考和高瞻远瞩的目光,建立合理的学校发展目标,与广大师生一起,一步一个脚印地实现学校发展的美好愿景。

3、给自己留一点儿思考的时间

压力的产生也可能是因为对事情本身的理解造成的。有些校长过分看大事情的重要性和后果,导致心理负担加重;有些校长性格急躁,对于工作急于求成,而忘记了对事情本身的思考;有些校长不怜惜自己的身体,加班加点……其实,这些都是很不科学的做法。既然你做上了校长,就要学会自我调适。比如时间的安排,要有个规划,自我调整好了,工作效率自然就会提高。

4、不要忘记休息

过重的劳动会导致人生理疲劳,效率低下,从而导致过分的焦急与紧张 ;而适当的休息不仅可以缓解大脑疲劳,还可以放松一下紧张的心情,减轻心中的压力,这样也有利于自己从容地应对摆在面前的大小事务,实现自己设定的职业生涯目标。

参考文章:

李镇西.《校长的第一压力应该是什么?——由刘爱平校长跳楼自杀所想到的》

王开东.《校长跳楼,有多少抑郁可以不来?》

校长会.《赣州四中校长自杀——教育忧虑是如何摧毁一个人的?》

校长派.《追悼丨“在天堂里,我愿意继续做老师”》

人民日报.《网红校长因抑郁症坠楼,每个人都不应该成为孤岛》

实习编辑 | 张昀竹

责任编辑 | 王晓霞

此文为中国网教育频道综编稿件。转载须经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