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莎吧 » 听说中国吃货太多,入侵物种都会被吃光?

听说中国吃货太多,入侵物种都会被吃光?

姬路城的樱花。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以后去日本可能没有樱花看了!由于红颈长角天牛的入侵,日本国立森林综合研究所的加贺谷悦子近日向媒体表示:“若我们不采取因应措施,让

 姬路城的樱花。

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以后去日本可能没有樱花看了

由于红颈长角天牛的入侵,日本国立森林综合研究所的加贺谷悦子近日向媒体表示:“若我们不采取因应措施,让樱花树遭到破坏,我们过几年就无法享受‘花见’乐趣了。”

这种天牛的原生地在中国大陆、中国台湾和越南北部,特别喜欢寄生在樱花树内部,每次产卵可以达到1000颗,而只要10只天牛幼虫就足以令樱花树枯萎死亡,就像患上了“黑死病”一样。

樱花杀手“红颈长角天牛”。

无独有偶,据日本研究人员证实,一种可能来自中国的螳螂,通过进口扫帚,已经入侵了日本新潟及鹿儿岛的20多个县。这种“亮斧螳”比日本“巨斧螳螂”体形更大,后者可能已经遭到了“排挤”。

在网上,一些香港网友看到中国亮斧螳骑着扫帚东渡日本,还为亮斧螳呐喊助威,希望它能够“占领日本”。

骑着扫把东渡日本的中国螳螂。

有意思的是,在中国互联网上,似乎很少看到外来物种入侵中国的新闻。有人说,这是因为即使有外来物种进来了,也会被中国的吃货们吃成绝户。

可不是么?这几年来,一旦风闻哪个国家有动物泛滥成灾,一些中国网友就恨不得马上飞过去大吃一顿,帮助他们吃光入侵物种。

要知道,在我国很多地方,天牛幼虫就是一道顶级的美味佳肴!

在中国,天牛幼虫又叫“蝤蛴”,一条幼虫就能把树木蛀空。

炸蝤蛴是民间美食。

“放开那些小龙虾!”

————————

还是在日本,每年夏秋之际,北海道钏路市阿寒湖附近的居民就会去湖里捕小龙虾,这是它们长得最肥美的时候,每一笼都能捞到几十公斤。

但是,日本人捞小龙虾目的不是为了吃,而是拿来当肥料

因为这种小龙虾属于入侵物种,为了防止它们繁殖过多,破坏生态,当地政府鼓励民众捕捞小龙虾,但日本人并无食用小龙虾的习惯,就直接踩碎了,拿去滋养花花草草。

这让中国网友看了,该怎么想?

放开那些小龙虾,让我们去北海道!”

阿寒湖被美国小龙虾入侵了。

暴殄天物!

在中国,小龙虾可是“虾中黄金”,卖得比开封菜、金拱门还火

据农业部和中国水产学会2017年中发布的《中国小龙虾产业发展报告》,截至2016年二季度,全国小龙虾专营店总量达17670家,是肯德基中国门店数量的三倍

今年清明过后,小龙虾开始上市。在江西九江,小龙虾每公斤零售价高达80元,在餐馆吃一盘小龙虾,价格稳稳地超过一百元,但依然卖脱销。

国内的小龙虾贵到飞起,国外却泛滥成灾,不用钱随便吃,难怪中国的吃货们恨得牙痒痒

有的吃货可能还记得,可能是因为海水升温导致物种大规模迁移,去年加州南部海岸突然出现大批疑似小龙虾的生物,密密麻麻铺满了整个沙滩,跟以前大年初一满街红色鞭炮纸似的。

南加州海滩。

但其实,这不是小龙虾,而是一种长得像小龙虾的金枪鱼蟹。

不过,这并不妨碍国人对着电脑舔屏。可想而知,要是在中国海滩出现这么多小龙虾,前来捡小龙虾的吃货,可能会比小龙虾还多…..

由于外国人口下留情,外国的小龙虾比较嚣张

在德国柏林,很多人在蒂尔加滕公园的小道上与小龙虾狭路相逢,而对方张牙舞爪,耀武扬威,比拦路打劫的匪徒还凶。

换了是我们中国的吃货,可不会客客气气地问小龙虾“Do you want a fight?”,直接拿个袋子捡回家煮了吃!

“来呀,来抓我呀!”“有本事来中国!”

国外泛滥成灾的物种,天敌在中国?

————————

国外泛滥成灾的小龙虾,有一种叫“大理石纹螯虾”(Marmorkrebs),繁殖能力极为惊人。

2008年2月5日,德国遗传学家弗兰克·吕克(Frank Lyko)在《自然·生态与进化》发表论文,宣布破解了大理石纹螯虾的基因组序列。他们发现,这种小龙虾是甲壳纲动物里唯一一个无性孤雌繁殖的品种,因此整个种群都是雌性。

更可怕的是,同一个大理石纹螯虾产生的后代,基因几乎是一模一样的,也就是说它们都是同一个母体的克隆体

只要放一只在水族箱里,大理石纹螯虾就能快速“复制”出几百只来,繁殖速度比科幻片还恐怖。

传说中可无限“复制”的大理石纹螯虾。

当然,在中国网友看来,大理石纹螯虾的天敌就是中国的吃货,繁殖得再快也不够吃

不仅如此,就算加上其他国家泛滥成灾的动物,看起来也难以满足中国吃货的口腹之欲。

中国大闸蟹从20世纪初就开始入侵德国,到20世纪六七十年代,德国部分地区的大闸蟹已经漫山遍野都是。

直到21世纪初,德国开始向中国出口大闸蟹,才有效地减少了大闸蟹的数量。

中国大闸蟹曾经在德国泛滥成灾。

在美国五大湖附近,当地政府和居民为了遏制亚洲鲤鱼的泛滥绞尽了脑汁,但收效甚微。

最近,美国人还打算把亚洲鲤鱼运到越南,让越南工人手工拔刺,再销售到美国或其他地区

亚洲鲤鱼在美国可以说相当猖狂了。

依我看,手工拔刺再加工这种活,美国人最好还是把亚洲鲤鱼卖到中国,去广州黄沙水产批发市场找两个鱼贩子,三两下就给他们搞定了

甚至连挑刺这一步都省了,博大精深的中餐有很多办法把鲤鱼做成一道道精致的美食,清蒸、红烧、剁椒、干炸等等,不把鲤鱼的生态危机hold住,都对不起中国吃货的名头

很多高校都在校内湖里养了鲤鱼、罗非鱼、鲢鱼、草鱼等,每到收获季节就捞起来,免费让师生享用。

最惨的应该是澳大利亚人,他们的国家差点被兔子吞没了。

1788年,兔子被英国人带上澳大利亚岛,在没有天敌的环境中发了疯一般繁殖。

也许是澳大利亚人不太喜欢吃兔子,毕竟“兔兔那么可爱”,到1926年时,全澳兔子数量已经超过了100亿只

兔子们差点就把澳大利亚占领了。

眼看着兔子就要把澳大利亚啃成沙漠,1950年,澳大利亚政府找到“灭兔法宝”——粘液瘤病毒,两年内成功地消灭了80%—95%的兔子,终于把兔灾控制住了。

当时各国经济还没有像今天这样高度全球化,中国也还没有对外开放,否则澳大利亚的兔子没准能出口到中国,尤其是四川。

有人觉得“兔兔那么可爱”,也有人觉得 “兔兔那么好吃”。

中国是外来物种入侵最严重的国家之一

————————

看中文互联网,你可能会觉得其他国家都被入侵物种搞得鸡飞狗跳,就等着中国的吃货去拯救了。

其实,每次看到其他国家动物泛滥,就有很多人说“让中国人去吃”,未免有点自黑而不自知

正如一位网友所说,活成一个只知道吃的人,并不是一件什么光荣的事情。

更何况,中国恰恰是外来物种入侵最严重的国家之一

据2017年11月20日在杭州举办的第三届国际入侵生物学大会报告,目前中国的外来入侵物种已经达到620余种,而在全球100种最具威胁的外来物种中,中国就占了51种,造成的经济损失超过2000亿元人民币。

要对付这些繁殖能力惊人的生态杀手,绝不能靠吃货们那一张张轻佻的嘴巴。

2017年7月,西湖养护员在清理福寿螺卵,多的时候一天捞几百颗成螺、七八公斤卵。图/浙江在线

就拿中国最著名的入侵物种“福寿螺”来说,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引入广东以后,在全省掀起了养殖热潮,并迅速推广到全国各地。

在九十年代的广东大排档,个头更大、螺肉更厚的福寿螺被当成田螺的替代品,人们吃得津津有味。

福寿螺体内带有大量寄生虫。

结果,由于炒螺时常常没有完全炒熟,很多食客因此感染了“广州管圆线虫病”,2006年在北京两个月内感染了87人,轰动全国。

严重时,广州管圆线虫病可导致死亡,即使幸免于死,也很可能对身体造成残疾。去年有一篇标题为《女子疑因误食福寿螺,寄生虫入侵脑部,感染了广州管圆线虫病,治疗半年后被迫流产》的热帖,再次令人想起了2006年的阴影。

去年8月,一位女网友分享了她因误食福寿螺感染广州管圆线虫病的可怕经历。

然而,只要人类还在进行经济活动,生物入侵就是无可避免的事情。随着中国经济进一步对外开放以及互联网电商全球化,外来生物将会有更多“漏洞”进入中国。而面对外来物种对生态环境、粮食安全的威胁,我国暂时还没有出台专门的法律。

现在流行从外国进口巴西龟、有毒的彩色蛙等,你去没收,有什么依据?”中国农科院植物保护研究所生物入侵研究室首席科学家万方浩相当无奈。

不过希望在未来,这几年中国民众的环保意识越来越高,国家也在加快制定相应的法律法规。在短视频平台上,就有一些播主专门直播捉“清道夫鱼”然后活埋,可以说是“为国除害”了。

播主洪哥在河里随便一捞,就捞上来好几条清道夫。“清道夫”即下口鲶,属于入侵物种,它的食性很杂,几乎什么食物都吃。

小 新 推 荐

点击封面图片即可阅读全文

00后永远不懂,我的故乡在九十年代

你有多喜欢村上春树,就有多懂得生活

霍金最担忧的事,快被这位科学家做成了

柳橙网每天为关注留学的小伙伴提供最新留学资讯,关注柳橙网微信liuxue-1orange了解更多留学热门动态,欢迎在线咨询柳橙网(www.51liucheng.com)。

学雅思,没方向?进入(http://cn.mikecrm.com/dsAFCPo)填写表单,即可免费领取容量50G的雅思资料,听力、阅读、写作、口语真题及答案。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