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莎吧 » 小米也要造车?或由雷军亲自带队 公司最新回应来了

小米也要造车?或由雷军亲自带队 公司最新回应来了

财联社2月19日讯,国内造车新势力有望再添一员,小米造车消息刷屏,小米集团股价也闻风暴涨。据媒体报道,小米已确定造车,并视其为战略级决策,不过具体形式和路径还未确定,或许仍有变

 财联社2月19日讯,国内造车新势力有望再添一员,小米造车消息刷屏,小米集团股价也闻风暴涨。

据媒体报道,小米已确定造车,并视其为战略级决策,不过具体形式和路径还未确定,或许仍有变数。一位知情人士称,小米造车或将由小米集团创始人雷军亲自带队。

受此消息影响,小米股价短线暴力拉升,盘中涨幅一度超过10%,总市值一度站上8000亿港元,不过随后股价略有回落,截至收盘,小米收涨6.42%。

image

随后,小米对关于最新造车传闻回应《科创板日报》记者称,“晚点等公告”,更多信息暂不予回应。

事实上,这并不是小米首次被传造车。去年底,有传言称小米即将发布和比亚迪出品的‘年轻人的第一辆汽车’——青悦S1。当时小米回应称没有造车计划,希望不信谣不传谣。

image

前小米公关部总经理徐洁云更是在社交媒体上表示“但凡说小米要造车的,都是假新闻”。

image

不过,尽管小米未曾明确过造车的意向,但早在2013年雷军就曾两次去美国拜访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ElonMusk)。面对当时市值一年涨7倍,超过200亿美元的特斯拉和它所在的智能电动汽车行业,雷军在自己的公众号上撰文称,他有极大好奇心。

造车新势力跑马圈地的背后正式源于新能源车的市场足够大,在政策利好的情况下,新能源汽车新车销量到2025年将达到汽车销售总量的20%。这就意味着,即使整体的汽车销量不再增长,按照2019年的销售规模计算,新能源汽车2025年的市场规模将超过500万辆,是目前的5倍左右。

值得注意的是,面对这个强大风口,特斯拉等一众造车新势力股价表现异常强势。去年特斯拉市值涨幅近7倍,目前市值为7558亿美元(截止2月18日收盘)。而年中上市的小鹏和理想,市值与IPO时相比最高涨幅达300%;而在2019年跌入谷底的蔚来,2020年内最高股价涨幅达14倍,市值一度超过小米。

 

延伸 · 推荐
小米已确定造车 视其为战略级决策 雷军亲自带队

小米造车的消息即将靴子落地。

《晚点LatePost》从多个信息源获悉,小米已确定造车,并视其为战略级决策,不过具体形式和路径还未确定,或许仍有变数。一位知情人士称,小米造车或将由小米集团创始人雷军亲自带队。截至发稿前,小米尚未就上述信息回应《晚点LatePost》。

2013年,雷军就曾两次去美国拜访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面对当时市值一年涨7倍,超过200亿美元的特斯拉和它所在的智能电动汽车行业,雷军在自己的公众号上撰文称,他有极大好奇心。

7年后,在智能手机行业经历高峰低谷的小米跻身世界前三;但与此同时,全球手机销量增长已陷入停滞。当前市场上风头最劲的行业是智能电动汽车,以成立仅6年,雷军创立的顺为资本投资过的蔚来为例,目前其市值为856亿美元(截止美股2月18日收盘),仅比小米少约6%(截止2月19日午间休盘,小米市值为911亿美元)。

在这个时间节点,雷军对电动汽车的好奇心终成行动。对于雷军和小米来说,这并不是一个令人意外的选择。

曾多次考虑造车,但未下定决心

在2021年初下定决心造车前,雷军曾多次考虑小米造车的可行性,小米内部也立项调研过造车项目。

第一次是在2015年投资蔚来之前,一名新能源汽车领域资深从业者告诉《晚点LatePost》,雷军与行业中人士交流过造车想法,但反馈并不乐观,没有继续推进。雷军后来在参加蔚来活动时说,曾认为新能源造车是骗钱。

之后,小米聚焦手机主业,雷军则通过其创立的顺为资本在2015年和2016年先后投资了新能源造车公司蔚来汽车和小鹏汽车,以跟投为主,未占太多股份——据蔚来汽车和小鹏汽车招股书,顺为资本并没有出现在主要机构股东中,其在两家公司上市时的持股份额均不到5%。

第二次是在2018年,小米经历供应链风波后,在手机市场上站稳脚跟并成功上市,开始做更多业务上的探索。一名小米前核心员工告诉《晚点 LatePost》,小米在内部启动了名为 “micar” 的造车项目调研,由负责制定小米战略的参谋部牵头。时任小米参谋长的王川,多次与蔚来、小鹏等中国新造车公司高层交流,了解行业情况。这或许是小米公司层面第一次认真考虑造车。

小米对造车的最近一轮讨论,则发生在2019年第三季度。《晚点 LatePost》从接近小米高层的人士处了解到,当时,小米决策层在董事会上再提造车,王川拿出汽车行业调研报告向雷军建言,认为2019年底到2020年初,是小米入局造车的时机。

但雷军仍有顾虑。上述人士告诉《晚点 LatePost》,雷军认为小米造车没有做成的机会,所以再次否决了造车提议。当时,行业情况并不乐观。特斯拉刚刚度过了地狱时刻,顺为投资的小鹏和蔚来,现金流按天来算,正在通过各种方式筹钱。《晚点 LatePost》了解到,蔚来创始人李斌还曾在2019年底找过雷军,希望雷军能帮蔚来度过难关,雷军提出以控股蔚来为条件,李斌没有答应。

就像2015年雷军没有造车而是投资蔚来一样,同期,小米又一次通过投资替代自己下场:在小鹏于2019年11月进行的4亿美元 C轮融资中,小米通过旗下注册在英属维尔京群岛的 Fast Pace Limited公司投资了5000万美元。

投资而不自己下场造车,与雷军的风险偏好有关。在2021年1月央视播出的《鲁健访谈》中,雷军评价自己是 “极度保守下的极度冒进”:在大方向相对明确,风险可控时,小米推进得很快;而局面相反时,他的决策就会变得克制和谨慎。

 

1995年,26岁的雷军在金山软件推出了自己带队研发两年、耗资2000万元的办公软件 “盘古”,不料遭遇市场冷淡反馈,金山软件一度陷入绝境。这次挫折后,雷军形成了谨慎的经营风格,对现金流极其在意。他在接受采访时说:“我再也不想让自己遇到发不出工资的时候。” 在决策拍板前,雷军倾向三思而行:“我会提前把一件事想得很透彻,为的就是避免自己陷入困境。”

而这一次决定造车,很可能意味着在雷军看来,新能源汽车大的方向已相对确定,机会已大过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