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莎吧 » 北大武常岐:粤港澳大湾区规划应更加强调吸引人才

北大武常岐:粤港澳大湾区规划应更加强调吸引人才

粤港澳大湾区规划纲要正式出炉,作为中国第一个大湾区,它会给中国未来经济发展带来哪些机遇和挑战?网易研究局采访了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武常岐。粤港澳大湾区建设规划涉

 粤港澳大湾区规划纲要正式出炉,作为中国第一个大湾区,它会给中国未来经济发展带来哪些机遇和挑战?网易研究局采访了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武常岐

粤港澳大湾区建设规划涉及到珠三角九市、香港和澳门,其中珠三角的九个城市是广州市、深圳市、珠海市、佛山市、惠州市、东莞市、中山市、江门市、肇庆市,这“9+2”城市的总面积是5.6万平方公里,比瑞士稍大一点,2017年年末大湾区总人口约7000万。

60S要点速读:

1、粤港澳大湾区实际上在某种意义上和纽约大湾区有点相似。因为纽约也是美国经济和金融中心,而且纽约传统产业一直发展不错,钢铁等制造业实力都比较强,这点与粤港澳大湾区比较相似。

2、粤港澳大湾区是贸易和创新双轮驱动,它不只是要做贸易,实际上也是一个制造和创新基地。

3、对粤港澳大湾区来讲,人才是未来发展的关键,《规划纲要》中应该更加强调人才的作用,我比较担心人才不足的问题。

4、实际上从某种经济意义上,没有传统产业,只有传统的办法。

5、我觉得扶持小企业这个概念是不对的,应该扶持成长型企业。

6、市场不是缺钱,而是缺做市场运营的专业人才,特别是新的金融市场形态的人才,去把钱用活,投到该投资的地方。

以下为采访精编:

网易研究局:大湾区不是一个新的概念,世界上已经有比较成熟的大湾区,比如东京、纽约、旧金山,粤港澳大湾区相比于世界上的这些大湾区,有什么不同或明显特征?

武常岐:从物流的角度讲,大湾区的好处是更经济,因为还没有一种运输工具比船运,特别是集装箱更经济,这些大湾区的物流、基础设施是非常有竞争优势的。

东京大湾区和粤港澳大湾区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不同:日本有1亿多人口,但其中东京聚集了几千万人,事实上东京是日本的经济重心,所以其他城市都相对而言是边缘地带。粤港澳大湾区有约7000万人,但后方还有十四亿人作为产业的支撑,所以粤港澳大湾区其实是整个经济的支撑和引领。

粤港澳大湾区和旧金山大湾区也不太一样,因为旧金山大湾区实际上是IT产业聚集地,产业相对来讲自成一个小体系,结构较为单一。粤港澳大湾区实际上在某种意义上和纽约大湾区有点相似。因为纽约也是美国经济和金融中心,而且纽约传统产业一直发展得不错,钢铁等制造业实力都比较强,这点与粤港澳大湾区比较相似。中国正处于经济转型期,粤港澳大湾区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网易研究局:自贸区和大湾区有什么区别?海南自贸区和粤港澳大湾区在定位和功能上有什么不同?能否实现互济作用?

武常岐:实际上现在自贸区叫做自贸试验区,“试验”就是想通过一些“先行先试”,把先进的事物通过试验来做。对自贸区来说,贸易非常重要,自贸区会在通关、服务等方面提供一些便利条件。而粤港澳大湾区是贸易和创新双轮驱动,它不只是要发展贸易,实际上也是一个制造和创新基地。

从贸易上来说,粤港澳大湾区有一个显著优势,就是大湾区内部有全世界最自由的经济体——香港;从创新上来说,对粤港澳大湾区来讲,人才是未来发展的关键,香港很注重人才培养,投入很多资金建设一流大学,比如香港科技大学等等。《规划纲要》中应该更加强调人才的作用,我比较担心人才不足的问题,海南自贸区也可能面临同样的问题。

网易研究局:粤港澳大湾区想要打造国际一流的科技创新中心,但是目前来看,占据其区域内主流经济竞争优势的产业,仍然是制造业等传统产业,如何才能实现转型?

武常岐:我觉得还是得加深认识,很多人的认识水平都不够。实际上从某种经济意义上,没有传统产业,只有传统的办法。比如,服装业算传统产业吗?数次工业革命之后,我们现在还在生产服装,这个行业还在,但是生产的方法有了很大变化。现在我们会用人工智能去设计、量体,会用更先进的方法加工面料。从某种意义上我们可以说服装业是传统产业,因为产品形态已经很久远,但是生产方法在不断更新——怎样组织生产,用什么方法去生产,让每件衣服对消费者都合适,这都需要度身定制,而且要实现大规模定制,得有智能技术才能生产,这恰恰是我们的强项。

深圳一个显著的活力就是有很强的适应性。对比美国硅谷,其早期有惠普,后来有苹果、思科等大型公司;深圳上世纪八十年代成立了一批以华为代表的制造业企业,后来九十年代又成立了一批信息技术企业,到了21世纪又有华大基因、大疆等高新技术企业,这些都是其适应性的表现。

网易研究局:粤港澳大湾区是否有足够的融资能力支持科技创新企业的发展?对于初创和中小企业来说,盈利能力尚不明确,“轻资产” 特质显著,通常很难从银行等大型金融机构融到资,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武常岐:香港本身金融形态的特征是银行业很强,比如汇丰、渣打等。因为银行是避险的,所以香港很难做金融创新,香港会计师行、律师行都很严谨,都需有抵押物,房地产相对来讲是有抵押物的,因此容易获得贷款,而很多科创企业没有抵押物,就很难获得资金支持。

这一点深圳解决的比香港好,深圳的创投和私募比较多,但深圳比起硅谷还有差距。硅谷的大银行很少,旧金山有几家,硅谷没有高楼,都是类似于小别墅的建筑,可以动用很多资源。

我觉得扶持小企业这个概念是不对的,应该扶持成长型企业,就是要扶持有成长潜力的企业,这就不是需要银行资金去解决,而是需要创投、私募、天使投资,一旦企业成长起来,银行自然会给它们借钱。

当然,这是理想状态,因为做私募和风投还是需要人才,目前这些专业人员还是比较紧缺。市场不是缺钱,而是缺做市场运营的专业人才,特别是新的金融市场形态的人才,去把钱用活,投到该投资的地方。

网易研究局(微信公号:wyyjj163) 出品

网易研究局是网易新闻打造的财经专业智库,整合网易财经原创多媒体矩阵,依托于上百位国内外顶尖经济学家的智慧成果,针对经济学热点话题,进行理性、客观的分析解读,打造有态度的前沿财经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