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莎吧 » 内蒙古西乌旗矿企21死事故:踩不住的刹车

内蒙古西乌旗矿企21死事故:踩不住的刹车

2月23日上午,位于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盟西乌旗的银漫矿业公司(下称银漫矿业)运送车辆,在往井下运送工人过程中发生事故,截至24日,已造成21死29伤。内蒙古自治区应急管理厅23日通

 2月23日上午,位于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盟西乌旗的银漫矿业公司(下称银漫矿业)运送车辆,在往井下运送工人过程中发生事故,截至24日,已造成21死29伤。

内蒙古自治区应急管理厅23日通报,初步查明,事故系车辆刹车出现问题,失去控制,撞在辅助斜坡道四车场巷道帮。事发后,当地成立调查组,追究相关责任人责任。

伤者左强(化名)回忆,事发时,车辆开出不到半小时,在听见车“挂不上挡的声音”后,车速开始越来越快。最后,车辆撞上前方隧道,事故发生。

这或许是一起可以避免的事故。知情人士称,涉事通勤车曾经过改装,由于使用的是干式制动器,因此并不符合安监部门对于矿企用车的要求。

实际上,银漫矿业年前曾想换车,但尚未完成。事故发生那一瞬,21名矿工的生命,和那辆刹不住的通勤车一道戛然而止。

全文4267字 阅读约需8分钟

▲2月24日,内蒙古西乌旗银漫矿业公司,西北方向约三公里处的事发井口,现场已经拉起警戒线,入口处停放一辆黑色特警车辆。????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车辆行驶速度越来越快”

银漫矿业,位于锡林郭勒盟西乌旗307省道附近。公司附近几乎均为草场,人迹罕至。

这家大型矿企,坐落在两个并不高大的山包之间,山南侧平坦部分是厂房区,建有多栋白色楼房,建筑以北,则是大面积的石材原料堆放区域。

一条弯曲的沙石山路,连接着银漫矿业到采矿隧道入口。事发隧道口由彩钢板搭建,高约三米,宽约四米。进隧道口后,拱顶倾斜,向下通入山里。

附近牧民说,每天早上可以看到,大巴车将工人从厂房区拉到隧道入口处。天黑后,再将人拉回厂房区。“我看见过好几次,里边挤满人,车也没有牌照。”一名牧民称。

这是左强每天都在重复的生活:坐着大巴车来,再坐通勤车下到隧道工作。在煤矿工作两年多,左强负责在井下拉矿。

2月23日上午,左强像往常一样,坐上了通勤车。

这是一辆经过简单改装的车辆。车上左侧、右侧两条钢铁焊成的长凳和残留的后座,左强坐在后方靠左位置。因为担心影响司机在驾驶中后视镜视线受影响,在车辆行驶时,所有人都没有打开矿灯。

左强扫视了一眼车内,有人坐着、有人蹲着,还有人站着,但是车上并没有扶手。

车开出不到半个小时,左强突然听到车辆发出“挂不上挡的声音”。对于具有多年驾驶经验的他来说,这个熟悉的声音,是不太安全的信号。

很快,左强感觉到,车辆行驶速度越来越快。

他意识到“车辆可能出了状况”。向驾驶座看去,司机身边有的部位已经开始冒烟,随后,巨大的惯性,使得左强被后边的人向前撞,尽管用力拽了一下后边的钢凳,他还是被撞到车厢前边。

在撞上前方的隧道前,司机曾试图将车辆贴近左侧隧道壁,增大摩擦降速,不料车辆却直接撞上前方隧道。

事发后,车内一片漆黑,所有人被挤在一起。

▲锡林郭勒盟蒙医医院,接受治疗的伤者。????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民众排队献血

截至24日,这起发生在地下隧道内的事故,已经造成21人死亡,其中15人当场死亡,另有29名伤者。

现场目击者称,事发后三分钟左右,就有救援人员到达现场。

左强看到,驾驶室因惯性被撞扁。还有目击者看到,消防人员通过切割设备,才将司机救出。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事故伤者均安排在锡盟医院和锡盟蒙医医院接受救治。事发后,两家接诊医院即启动重大事故灾难紧急医疗救援应急预案,实行“一名伤员一医一护”治疗。此外,内蒙古自治区派驻两批专家组开展救援。

锡林郭勒盟蒙医医院副院长朝鲁说,该院共收治三名病人。目前,两人位于ICU病房,病情较为严重。一人位于骨科病房,情况平稳。

左强就在骨一科病房内接受治疗,他被诊断为盆骨骨裂、小腿骨折,胸部也遭受挤压。

锡林郭勒盟医院也收治此次事故中的多名伤者。新京报记者在锡林郭勒盟医院看到,多名家属等候在ICU病房门外。

据了解,ICU病房内共有7人在就诊,剩余人员均已转入普通病房。

突发事故使当地血站库存出现预警。锡林郭勒盟中心血站微信公众号24日发布消息称,因用血量大增,库存已低于血站警戒线,呼吁民众献血。

24日10时许,新京报记者从血站获悉,当地不少民众到血站排队献血,“现在还有人,挺多的,如果现在过来需要排队”。一位工作人员称,目前血量供应暂可满足用血需求,A型血缺口较大,“具体要看过了晚上情况怎么样”。

锡盟官方称,事发后,企业相关人员已被控制,事故原因正在调查中。西乌旗政府宣传部门方面的消息称,事发后公司亦已停产。

▲2月24日,内蒙古锡林郭勒盟中心血站,市民为事故伤者献血。????刘文华(内蒙古分社)/中新社/视觉中国

事发通勤车被指经过改装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这一事故实际早有端倪。

矿工张某的家属称,张某所乘的车辆载有50人左右。“车是一辆大巴车改装的,车内两边焊了几条钢凳。”最多时,车内可挤70多人。

在左强印象中,两年以来也一直都是“这个(通勤车)司机开这一辆车,买的应该是报废车辆。”

新京报记者在银漫矿业公司外的东侧山坡下,发现一辆绿色大巴车,经目击者指认,确认该车与事故车辆结构相似。这辆大巴车外观老旧,且并未悬挂牌照,生产厂家为东风特种汽车有限公司。车辆宽约三米,长约十米,有六个轮胎。车身整体为绿色迷彩样式,车顶上有置物铁架,车门处显示编号“160”。

大巴车内,除了后排的五个座位外,其余座位均被拆除。车内左右两侧,各固定一条金属框架长凳,从车头延伸到车尾。车内没有扶手,这一细节与多名伤者对事发车辆的描述相吻合。车玻璃上,并无任何关于年检的标识,车辆原本的尾灯、转向灯全部坏掉,被电线绑上的两个小灯,悬挂在外侧。

附近牧民证实,这辆车同样为银漫矿业所属。

一名仍在住院的伤者在看到照片后表示,公司有两辆几乎一样的通勤车,其中一辆即为事发车辆,另一辆就是这辆车,“都是改装了的报废车。”

按照当事人的描述,事发下井路没有设置减速带,也是导致车辆失控后,造成严重后果的原因之一。

左强介绍,下井路是一条坡度约8度、长约几百米的下坡路。每隔150米,就有一个车辆错车场,空间可供对向行驶的车辆错开。每隔20米,也有一个较小空间可供人躲避过往车辆,但“并无减速带”。

内蒙古自治区应急管理厅23日发布的消息显示,初步查明,事故系车辆刹车出现问题,失去控制,撞在辅助斜坡道四车场巷道帮。

▲2月24日,银漫矿业公司附近停放着一辆经改装的运送矿工的车辆,与事故通勤车同款。????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事故车辆不符合安监部门要求

24日,有知情人士向新京报记者介绍,银漫矿业年前曾想更换通勤车,事故车辆系大巴车改装,使用的是干式制动器,不符合安监部门要求。

上述知情人士称,今年春节前,银漫矿业设备部的工作人员曾与其联系,想更换通勤车,可能是企业需要走申报、招标等流程,截至事故发生前,仍未进行更换。

晚间,新京报记者据此咨询西乌旗安监局,一名办公室工作人员称其“不了解情况,领导均在银漫矿区,暂时联系不到”。

2015年2月,国家安监局发布的《关于发布金属非金属矿山 禁止使用的设备及工艺目录(第二批)的通知》中要求:专门用于运输人员、炸药、油料的无轨胶轮车使用的干式制动器,自文件发布之日起一年后禁用,应采用内置封闭式湿式制动器。

禁止原因系:干式制动器,是在干摩擦条件下的制动器。在不同类型路面行驶时变化较大,特别在地下矿山斜坡道持续上下坡时,制动器磨损严重,造成制动力稳定性差。干式制动器的开放式结构导致泥沙、碎石易进入,造成制动失效,可靠性较低,易引发运输安全事故。

《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规定,生产经营单位使用的危险物品的容器、运输工具,以及涉及人身安全、危险性较大的海洋石油开采特种设备和矿山井下特种设备,必须按照国家有关规定,由专业生产单位生产,并经具有专业资质的检测、检验机构检测、检验合格,取得安全使用证或者安全标志,方可投入使用。检测、检验机构对检测、检验结果负责。

知情人介绍,目前仍有不少矿企使用越野车、吉普车、依维柯等车辆送工人下井,而这些常见的路面车辆,使用的均是干式制动器,改装后下井存在安全隐患。

▲2月24日,内蒙古西乌旗银漫矿业公司东侧山坡上停放一辆改装的运送矿工的车辆,矿上共有两辆运送矿工车辆,出事故的是另一辆同款改装东风。????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涉事矿企号称“国内最大单体银矿”

事发企业银漫矿业,一度风头无两。

公开资料显示,早在1996年8月28日,银漫矿业的母公司兴业矿业就已经上市。兴业矿业在年报中表示,银漫矿业是上市公司的“主力矿山”,兴业矿业正是凭借银漫矿业成为“国内白银龙头企业”。

2017年8月,西乌旗经济和信息化局曾公开发布消息,始建于2005年的银漫矿业经过地质勘查,“累计探矿投入达5.15亿元。该矿区是我国有史以来地质探矿投入最多、勘查成果最高、储量最大的银多金属矿。矿区地质资源量丰富,矿石中除含有银外,还含有10多种金属,有锌,铅,铟,铜,锡,砷,锑,硫等。”

兴业矿业公告显示,从白银储量看,银漫矿业年采选白银210吨,按照当前的开采能力可以运行超过30年,是“国内最大单体银矿”

西乌旗经信局消息显示,银漫矿业一期投资10.89亿元人民币,实施年采选165万吨(5000吨/日)铜铅锡银锌多金属共生矿石建设项目。二期计划投资10亿元人民币,选场扩建为10000吨/日。

兴业矿业2017年年报则称,上市公司2017年实现扣非后净利润为5.7亿元,而银漫矿业同期实现净利润即达到4.67亿元。

银漫矿业还是西乌旗的“现代工业产业体系”的代表之一。

西乌旗是一座人口不足10万、以矿业开采为经济支柱的小城市。锡林郭勒盟统计局2018年7月发布的1-5月西乌旗工业数据显示,煤炭开采洗选、电力生产供应、有色金属开采、金属冶炼仍为主导西乌旗经济的重点行业,累计工业产值占总量的97.07%。

而在多份政府报告和信息中,银漫矿业被屡屡提及。

西乌珠穆沁旗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道,“初步形成现代工业产业体系,拉动经济增长主动力”,其中列出的成绩单有数家企业的成就,“银漫矿业日处理矿石5000吨采选项目建成投产”为其中之一。

▲2月24日,内蒙古西乌旗银漫矿业公司大门,该公司从事发当日起已经停业。????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腾飞背后的隐患

不断扩大产能的背后,银漫矿业并不是首次跟事故风险沾上边。

2018年2月14日,锡林郭勒盟应急管理局就曾发布《西乌旗安监局对银漫矿业开展安全风险评估论证工作》文章称,2018年1月24日,该局对银漫矿业公司安全风险评估论证工作进行再论证,西乌旗银漫矿业在生产过程中,主要存在冒顶片帮、中毒窒息、物体打击、高处坠落、机械伤害、透水、爆破伤害等诸多安全风险。

更早之前,2016年银漫矿业还曾发生致1人死亡的安全生产事故。

2月22日,兴业矿业公告称,银漫矿业获得高新技术企业认定后三年内,将享受国家关于高新技术企业的相关优惠政策,按15%的税率缴纳企业所得税。“银漫矿业此次获得高新技术企业证书,有利于减少企业税负,将对公司的经营发展产生积极影响。”

高速发展之路因为这起事故戛然而止。2月24日,新京报记者走访银漫矿业。事故发生后,隧道口周围拉起警戒线禁止通行,且有特警值守。

银漫矿业公司一名工作人员介绍,事发后,公司就已停产,西乌镇政府宣传部门一位负责人证实了该消息。

新京报记者 康佳 潘闻博 程亚龙

 

 

 

王晓武 本文来源: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