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莎吧 » 热度堪比当年深圳 :一大波创业者闯海南!

热度堪比当年深圳 :一大波创业者闯海南!

在海口美兰机场,红色的巨幅宣传语在提醒人们,改革正在进行中;在海口往内地的飞机上,播放着“海南的许多地方,都经历了急速的升级换代”的宣传视频;在海南环岛高铁上,操

 在海口美兰机场,红色的巨幅宣传语在提醒人们,改革正在进行中;在海口往内地的飞机上,播放着“海南的许多地方,都经历了急速的升级换代”的宣传视频;在海南环岛高铁上,操着内地口音的人们在谈话时,常常拿现在的海南与改革开放之初的深圳相比。置身于改革漩涡中的本地人,尽管表现得非常平静,茶余饭后还是会谈论改革可能带来的红利。

新春期间,海南三亚游人如织。新华社图

新春期间,海南三亚游人如织。新华社图

自《中共中央国务院公布关于支持海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指导意见》(下称《意见》)发布的那一天起,“南海南,北雄安”的说法就在全国不胫而走。过去10个月来,海南一直在变。

2019年农历猪年伊始,第一财经记者在海南采访时发现,自2018年4月14日《意见》发布以来,一些原本在内地工作的海南人开始返乡创业,而来海南“淘金”的人也越来越多。

改革再继续:回海南创业

受政策影响,在深圳工作5年后,今年30岁的林国峰决定“春节过后不再回深圳”,而是返乡创业。

林国峰是海南儋州人,大学毕业两年后,他来到了深圳一家互联网科技公司工作,年薪35万,月薪近3万元,是深圳白领平均月薪9738元(2018年年初统计数据)的3倍还多。但他还是觉得,这样的薪水在深圳过对他并没有太大的吸引力。

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林国峰自称看好海南未来的“互联网+”和大数据。根据《意见》,中国将在海南“统筹实施网络强国战略、大数据战略、‘互联网+’行动,大力推进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发展,推动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卫星导航、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

“这在海南,完全是新的。”他说。

马云马化腾的加入,更加坚定了林国峰返乡创业的决心。2019年1月12日,海南省政府企业家咨询会议正式成立,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腾讯董事会主席马化腾等人为首届咨询会议成员,其中,马云担任首任主席、马化腾担任副主席,“协助海南完成中央赋予的重大责任和使命,实现重大国家战略目标”。

也是在1月12日当天,马云建议海南建设数字自由贸易港,探索数字经济时代的贸易新规则。

他说,海南的另外一个定位是要对标香港且必须超越香港。

因在海南出生而自称“是半个海南人”的马化腾则建议,海南可以通过旅游把上下游产业串联起来打通餐饮、购物、住宿、节庆、会展等旅游数据,建立符合国际标准的数据监察监管体制、可信可验的数据隐私保护机制,把电子娱乐、文化创意、医疗、养老跟旅游打包,做融合的大消费、大旅游、大服务。他同时建议海南建东半球的“万国离岸数据中心”及“数字丝绸之路”的核心枢纽。

2018年4月27日,阿里巴巴集团、蚂蚁金服集团与海南省政府签署了全面深化战略合作框架协议。马云当时宣称,公司参与海南继续改革开放建设的重点,是要把海南打造成为数字港,为自由贸易港建立数字经济基础。2018年7月,腾讯与海南省公安厅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就治安、户政等方面开展合作,涉及300多项信息化业务。

“这就是机会。”林国峰告诉说,“反正跟着政策和行业大佬走就对了。”

目前,海南省已经出台了互联网产业发展专项资金管理暂行办法,明确了互联网人才落地海南可获得的社保、租房、购房补贴及免费办公用房等规定,这也是林国峰所看重的。

大年初九,林国峰一个人从儋州市驱车到海口复兴城互联网创新创业园区进行考察,打算在那儿注册一家与“互联网+”有关的公司。“我有点迫不及待了。”他说。

在小镇落地:机会

儋州市的白马井镇,是该市最大、最富有的渔业重镇。

大年初二,该镇中心街道上车辆川流不息,笛声此起彼伏。第一财经记者在街道上伫立半个小时的过程中根据车牌目测,大约有三分之一来自内地,其中以东北三省、重庆和四川最多。同样,在挤得水泄不通的商业街、菜市场和超市,从口音和长相来看,内地人也大约占了同样的比例。

“在这里消费的大陆人(海南人习惯把岛外的内地人称为大陆人)今年明显增多。”白马井万家惠超市服务员谢丽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开三轮车拉客的李三女也感受到了这种变化。“以前拉的都是我们儋州自己人,现在好多是大陆人。”李三女的文化水平只有小学二年级,由于当地人一般只说本地话,她的普通话只限于说“谢谢”。但随着拉的内地乘客越来越多,她在收费时从比划双手变成慢慢学会了说“五块钱”或“十块钱”,甚至更多。

来自湖南的彭刚是一名职业画家,今年45岁,在广州北京路卖画为生。和去年不同,他今年没有回老家过年,而是来到白马井。“广州的市场已经饱和了。”他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说,“继续在那里做就是等着饿死。”

来到海南之前,彭刚发现,身边许多朋友在半年前就陆陆续续来到海南做生意了。他为此得出一个结论:“我比较傻,什么都比别人知道得晚”。他是一个月前才知道海南正在进行改革的。

早在2018年5月,海南发布了《百万人才进海南行动计划(2018-2025年)》。据海南省统计局介绍,随着计划的深入推进,2018年4月份以来引进的3万余名各类人才和2019年来海南工作的人才都将成为海南省未来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

“改革就有机会,有机会就有人,有人就要有房,有房就可能要买画来装饰嘛。”这是彭刚对市场最直观的认识。

摄影/林春挺

摄影/林春挺

大年初五傍晚,白马井海边落日大如圆盘红似火。在海风习习中,来自辽宁的张军,正带着一家五口在恒大海花岛3号岛的海滩上光着脚丫享受椰风海韵。2016年,张军在海花岛3号岛花了将近176万元买了一套三居房。3号岛是目前恒大海花岛中唯一正式住人的一个岛屿。

今年54岁的张军比海南当地人高出半个头,他当时选择在这里买房的目的,不过是在寒冬来临之际像“候鸟”一样飞到海南取暖,并没有意识到两年后这里会启动新一轮改革。现在,他有了新的计划——在白马井开一家东北菜馆。

“东北人越来越多,但都吃不惯这里的饭菜。”他说。

本地人喜忧各半:转型

在考察市场的同时,彭刚还到处找房租,为接下来到白马井开画店做好前期准备。像彭刚这样到白马井做生意的内地人,在陈家林的家里住着5个。

陈家林(化名)是白马井人,14岁开始出海打鱼,肤色黝黑粗糙,双手如树皮。20年前,他在自家的宅基地上盖起了三层楼,一共有9个房间,7间空着。其中,有两间在两年前出租给了两对退休后到海南养生的黑龙江夫妇,剩下的则在2018年9月以后陆续租给了上述5名到白马井做生意的内地人。

如果不是内地人来租房,那么现在已经51岁的陈家林还会出海打鱼,继续在汪洋大海上从事风吹雨打的劳作和“靠天吃饭”的不稳定收入。

当记者问他一个房间的月租是多少时,他猛地抽了一口烟,接着伸出八根手指说道:“800元。”

现在已经休渔“上岸”的陈家林,单靠出租房屋一个月的收入就有5600元,这相当于他一年出海打鱼能获得的净利润。

陈家林目前的工作,主要是坐在一楼客厅里喝茶看家。对于目前的生活状态,他表示“棒多了”。

但“物价高、收入低”的问题也在困扰着陈家林。在白马井,一斤生的泥猛(又名褐篮子鱼)平时卖到三四十元,在春节期间甚至卖到了六七十元,比广州还高;一斤生菜平时卖三四元,在春节期间甚至卖到了8元一斤,也贵过了广州。而在2018年,海南全年全省城镇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3349元,差不多是广州市城镇常住居民的一半(59982元)。

海南省2017年10月以来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逐月环比示意图。来源:国家统计局

海南省2017年10月以来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逐月环比示意图。来源:国家统计局

海南全省的发展在2018年确实碰到了一些困难。去年,海南省经济运行有3项指标增速低于预期目标,分别是:地区生产总值(GDP)增长5.8%,低于预期目标1.2个百分点;固定资产投资下降12.5%,低于预期目标22.5个百分点;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6.8%,低于预期目标3.2个百分点。

这是1月25日的2018年海南经济运行情况新闻发布会上透露的消息。而这也是海南经济正努力调结构、实现转型升级、推动高质量发展的过程中,所必须面对的阵痛。

物价偏高一直困扰着海南。早在2014年,海南原省委书记罗保铭甚至为此公开作“检讨”。

但该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相反,海南的物价继续上涨。2018年前三季度,海南全省居民消费价格同比上涨2.7%。分类别看,衣着上涨4.0%,医疗保健上涨4.0%,交通和通信上涨3.5%,居住上涨3.4%,教育文化和娱乐上涨3.2%,生活用品及服务上涨2.0%。

“高不可攀”的菜价,还是让陈家林每次买菜前都要进行一番精打细算。“什么都贵”,是记者在白马井采访时听到最多的一句话。

今年1月12日,在海南省人民政府企业家咨询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上,海南省省长沈晓明在谈及制约海南长远发展的“痛点”时,直指“物价偏高”便是其中之一。

在海南现代管理研究院院长王毅武看来,作为旅游和康养聚集地,海南物价偏高不可避免,最好的解决办法是提高收入。“只有提高当地居民的收入,才能让他们分享到改革的红利。”他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王晓武 本文来源:第一财经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