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莎吧 » 解密鸿商系:投资宁德时代赚到200亿

解密鸿商系:投资宁德时代赚到200亿

锋雳 时浩自2018年6月11日登陆创业板以来,宁德时代仅用三年多时间便跃升成为市值一哥。身为创业板第一大权重股,宁德时代股价最高达到692元/股,对应市值超过1.5万亿,此后随着市

 锋雳 时浩

自2018年6月11日登陆创业板以来,宁德时代仅用三年多时间便跃升成为市值一哥。

身为创业板第一大权重股,宁德时代股价最高达到692元/股,对应市值超过1.5万亿,此后随着市场景气回落,截止11月21日收盘,公司股价跌至382.4元/股,对应市值约9330亿。

尽管股价有所回落,然而相比于25.14元/股的上市发行价,宁德时代依然为股东们赚得了足够利润。而这其中,在2016年入股宁德时代的西藏鸿商资本,以8亿元的投入,最终回报超过了200亿。

6年赚200亿

资料显示,鸿商资本成立于2015年4月27日,是一家备案的股权投资类私募,注册资本15亿元。

2016年前后,鸿商资本出资8亿元入股宁德时代,到上市前持有股数6275万股,入股的成本,约为每股12.75元/人民币。

以宁德时代最高股价692元/股计算,鸿商资本如果不减持,持有的宁德时代市值达到434亿元。

692元/股只是一瞬间的股价,鸿商资本也耐不住到手寂寞,在宁德时代上市后多轮减持套现。

根据宁德时代年报及半年报数据,2019年6月起,随着宁德时代上市期满一年,鸿商资本限售股解锁,此后半年间公司小幅抛售912万股;2020年三季度,鸿商资本大幅减持宁德时代,持股数由此前5363万股变为3880万股,减持比例达到27.64%,而在当年四季度,其又大幅增持买回宁德时代,增长比例超过35%。

2021年一季度,鸿商资本陆续减持宁德时代,抛售数量与上年度增持数基本相同,2022年一季度,鸿商资本再度抛售1211万股,仅用一年时间,鸿商资本已累计减持比例超过50%,此后的二、三季度中,鸿商资本陆续少量卖出宁德时代,根据最新季报数据,鸿商资本当前仍位于宁德时代前十大股东之列,但2467.46万股,1.01%比例相比此前减少明显。

由于鸿商资本属于持股数低于5%股东,减持时无需提前披露公告,因此按报告期数值为标准,取持股变动期宁德时代期间股价均值作为买入/售出平均价,计算可得其在2019、2020、2021、2022五次大规模减持期间季度平均股价分别为78.32元、197.96元、355.64元、526.88元,对应收益7.14亿、29.34亿、74.20亿、63.78亿、12.14亿。

综合以上数据,鸿商资本在宁德时代上市后通过减持,累计套现约160亿元。

根据11月15日396.18元/股收盘价计算,鸿商资本当前持有的2467.46万股合计价值约在97.76亿元。

按上述价格估算,鸿商资本以最早的8亿元投入,在宁德带上最终锁定的回报,稳稳超过200亿元人民币。

洛阳钼业改制的赢家

鸿商控股成立于2003年,创始人于泳。鸿商控股总部设在上海,经营范围上集团投资领域覆盖矿产资源、航空运输、数据通信等各大领域。

股权架构上,公开资料显示,于泳持有鸿商控股99%股份,2022年全球富豪榜名单中,鸿商控股于泳以630亿元的财富位列富豪榜第238位。

2004年8月,鸿商控股以1.78亿元出资,参与洛阳钼业“改制”,获得49%的股权。洛阳钼业的改制,是鸿商系真正意义上获得的第一桶金。

“改制”后,洛阳钼业的经营水平不仅并不困难,反而更像是“印钞机”:2005年、2006年,洛阳钼业的净利润分别达到11.57亿、和15.15亿。“改制”仅两年时间,鸿商的1.78亿投入,仅分红一项至少应拿回了5亿。

2007年洛阳钼业在香港上市,2012年在上交所上市。当前,鸿商控股持有洛阳钼业55亿股,市值超过200亿元。近两年洛阳钼业营收突破千亿,净利润均超过50亿。

有1.77亿撬动200亿的洛阳钼业市值在前,后面的8亿撬动宁德时代,对鸿商而言,已经不是什么神话。

拥有了洛阳钼业这样一个矿产资源的龙头,鸿商等于也拿到了参与宁德时代这样下游企业资本运作的贵宾席。

说到底,鸿商在2016年参与入股宁德时代获利超200亿,离不开当初入股洛阳钼业带来的资金基础和产业链资源话语权。

鸿商继续绑定宁德

近日,宁德时代公告称,其旗下的全资子公司将通过股权转让控制洛阳矿业的全部股份,并通过洛阳矿业间接持有洛阳钼业24.68%的股份,成为洛阳钼业第二大股东。

宁德时代成功布局了上游矿企,而鸿商则以洛阳钼业为纽带,与宁德绑定得更加紧密。

而这并不是双方合作的开始。

由于产业链上的协同,鸿商系控股的洛阳钼业,此前与宁德时代在多个领域已经有协同。具体业务上,依托洛阳钼业为平台,向宁德时代提供原料业务帮助。

2021年8月,洛阳钼业发布公告,其子公司洛钼控股与宁德时代间接控股企业邦普时代签订合作协议,邦普时代通过香港子公司时代新能源,以1.375亿美元对价获得洛钼控股旗下KFM控股的25%股权。

根据报告数据显示,KFM持有位于刚果(金)的Kisanfu铜钴矿项目95%权益,而该铜钴矿是全球最大未开发钴资源项目,其钴资源量及品位均高于嘉能可Mutanda、Katanga以及洛阳钼业自身拥有的Tenke大型铜钴矿山,开发潜力巨大。

2021年5月,洛阳钼业、宁德时代共同在博裕第四期人民币私募股权投资基金进行了出资,根据公告,该基金专项投资布局消费品和零售、金融服务等领域,出资额上,前者出资5亿元,后者出资3亿元。

另外,就在同月,鸿商资本、宁德时代还共同参与了吉利汽车旗下的电动汽车子公司极氪的Pre-A轮融资,5月刚刚入资的博裕资本也进行了相关参投。

除了洛阳钼业,鸿商系在金融板块与宁德时代也有深入联动。

2015年左右,鸿商系于拿下中法人寿的控股权,当前,中法人寿已更名为小康人寿。股权结构显示,小康人寿第一大股东为鸿商集团,持股33%;宁德时代持股30%位列第二;值得一提的是,三月初因LME镍价暴涨卷入爆仓风波的青山控股也出现在小康人寿的股东名单中,持股比例30%。

此前鸿商系在小康人寿的持股比例最高一度达到50%,后由于持股比例的新规,才引入宁德时代、青山控股等合作者,接受老股东的股权和鸿商的减持。

从业务实际来看,小康人寿目前的保费收入还不够支撑起版图扩张和盈亏平衡,而在有众多金属、能源资源大佬加持后,这家保险公司已经有了翻身的资本。

但未来小康人寿是否会像其它民营背景保险公司一样,陷入超范围投资或关联交易的漩涡,依然有待观察。

推荐阅读:

洛阳钼业赚53亿,大股东鸿商亏25亿

锋雳 徐超

11月初,市值近万亿的宁德时代(300750)入主洛阳钼业(603993.SH,03993.HK)成为二股东的消息,让洛阳钼业“火出圈”。

作为市值近千亿的铜钴龙头,洛阳钼业今年在二级市场的股价却是缩水不少,跌幅超25%。最新披露的三季报显示,洛阳钼业单季营收407亿,同比降2.49%,环比降13.8%;净利为11.58亿元,同比增0.73%,环比下降50.8%。

有券商分析认为,三季度铜、钴销售量价齐跌,是洛阳钼业三季报业绩环比下滑的主因。

相较于洛阳钼业稍显阻滞的三季报,驾驭洛阳钼业的控股方——鸿商产业控股集团(简称“鸿商控股”),披露出来的三季报显示,2022年前三季度净利润亏损近25亿,而去年同期还是盈利129亿,这也是有据可查的5年来鸿商控股首次出现亏损。

8大主要产品75%销量下降

洛阳钼业属于有色金属矿采选业,主要从事基本金属、稀有金属的采、选、冶等矿山采掘及加工业务和矿产贸易业务。

目前主要业务分布于亚洲、非洲、南美洲、大洋洲和欧洲五大洲,是全球钼前五大、钨第一大、钴铌第二大生产商,中国前两大铜生产商,巴西第二大磷肥生产商,基本金属贸易业务位居全球前三。位居《2022福布斯》全球上市公司2000强第918位,2022全球矿业公司40强(市值)排行榜第20位。

三季报显示,洛阳钼业前三季度营收1324.69亿,同比增4.67%;净利润53.06亿,同比增49.12%。洛阳钼业目前有8大主要产品,分别是铜(TFM)、钴、钼、钨、铌、磷肥(HA+LA)、铜(NPM 80%权益)、金(NPM 80%权益),其中4大主要产品生产量同比下降,6大主要产品销售量同比下降;精炼金属产品采购量和销售量同比均下降。

国信证券研报认为,2022年上半年铜钴版块毛利润占洛阳钼业总毛利47%,是公司盈利重要来源,而在2022第三季度铜、钴价格环比大幅下滑,量价齐跌是导致公司三季报业绩环比下滑的主要原因。

洛阳钼业董事长袁宏林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非洲物流受阻影响也是三季报业绩环比下降的原因之一。

第三季度对洛阳钼业来说最大的一件事是宁德时代的入股。

9月30日,洛阳钼业的二股东洛阳矿业集团的控股股东洛阳国宏投资控股集团,与投资者宁德时代、四川时代(宁德时代控股子公司)签署《投资框架协议》,洛阳国宏以其持有的洛阳矿业100%的股权向四川时代进行增资;交易完成后,四川时代将通过洛阳矿业间接持有洛阳钼业5,329,780,425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24.68%,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11月1日早间洛阳钼业披露了权益变动报告书。

实控人三个季度亏损25亿

洛阳钼业经营盈利的同时,实控方鸿商控股净利出现亏损。

鸿商控股2022年三季报披露的合并利润表显示,2022年1-9月,总营收1325.19亿,去年同期是1267.11亿;净利润亏损近25亿,去年同期是盈利129亿。

洛阳钼业的前身是1969年原冶金部在河南省洛阳市栾川县兴建的一个小型钼选厂。2003年国企改制,鸿商控股竞标胜出,以不到1.8亿持股洛阳钼业49%的股份。

2007年和2012年洛阳钼业分别在港股和A股上市后,鸿商控股通过二级市场不断增持在2014年初成为第一大股东。

鸿商控股和洛阳钼业原大股东、洛阳国资旗下的洛矿集团沟通表达了控制洛阳钼业的意愿,洛矿集团确认不再拥有对上市公司的控制权,亦无意增持股份取得控制权,鸿商控股成为控股方,鸿商控股的实控人于泳成为洛阳钼业的实控人。

鸿商控股创立于1998年,2003年在整合附属机构及所投资企业的基础上,组建为专业化的产业投资控股集团,总部上海。实控人于泳以47亿美元身家排名2022年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601位。同为47亿美元身家的还包括有联邦快递的弗雷德·史密斯(Fred Smith)、英国维珍集团的理查德·布兰森(Richard Branson)、李嘉诚的儿子李泽楷(Richard Li)等一众大佬。

关于利润亏损,洛阳钼业方面回应称,是因为鸿商控股只是专业投资,投资了很多上市公司、很多领域,今年由于公允价值变动才导致出现亏损。

洛阳钼业方面称,鸿商控股只是投资者,上市公司有专业团队在管理。

 

公开信息显示,十几年来于泳在金融、新能源、保险、民航、芯片、新能源汽车等领域有涉足或布局,打造“鸿商系”资本帝国,多次入选胡润、福布斯等各大富豪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