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莎吧 » 情色、杀猪盘,Soul要圈住谁的灵魂和钞票?

情色、杀猪盘,Soul要圈住谁的灵魂和钞票?

锋雳 徐超近期,湖南郴州一名张女士在一款名为Soul的软件与一个陌生人发生了“灵魂碰撞”,对方以亲戚在香港金融公司做管理、知晓系统漏洞为由,邀请张女士参与投资。

 锋雳 徐超

近期,湖南郴州一名张女士在一款名为Soul的软件与一个陌生人发生了“灵魂碰撞”,对方以亲戚在香港金融公司做管理、知晓系统漏洞为由,邀请张女士参与投资。最终,张女士先后被诈骗17万元。

一个月前,Soul终止在美上市计划,随后在港交所披露了港股上市的招股书。

2015年,张璐创立了成立上海任意门科技有限公司,随后推出一款基于虚拟社交的移动应用程序——Soul。

Soul被誉为“灵魂社交”,即让不同人士于虚拟空间使用虚拟身份及通过不同强大、开放式及游戏化的互动途径进行社交及链接。

招股书披露,在中国开放式移动社交网络中,手机上APP的日均启动次数、每名用户日均发送私人讯的数量,以及私聊功能,Soul都是最多的。

但在交友上“心灵感应”的Soul,还有为营销疯狂烧钱、软色情信息充斥、杀猪盘频现,乃至为干掉竞争对手不惜触犯法律的B面,这是Soul无法回避的硬伤。

充值的山东少年

今年4月份,山东市民刘女士发现一直在家上网课的孩子经常使用soul,并且还在平台充值,刘女士从手机里发现了不少涉黄的色情内容,为此恼怒不已。

记者注册账号并充值后获得和女性聊天的机会,对方发来跳动性极强的话语,在索要红包后更发来色情小视频。在记者举报后,账号被Soul封禁。

充值的山东小孩身后,Soul已经拥有超过170万的付费用户。

招股书披露,2020年Soul平均日活590万,平均月活2080万;2021年平均日活930万,平均月活3160万;日活年增长51.6%,月活年增长55.8%。

2021年,Soul三个月用户留存率79.1%,付费用户170万,贴文回复率超91%,每个日活跃用户每天在Soul上花费45.3分钟。

随着用户增长,Soul近三年的收入也在暴增,2019年-2021年营收分别是7070.7万元、4.98亿元、12.8亿元。

这里面包含了很多增值服务以变现。如品牌可于app投放广告,并提供用户专享优惠或与Soul相关的限量版产品等。

给付费会员更多特权,比如提高匹配概率,了解欲私聊者更多的个人信息,按照Soul的说法是“给用户提供增值服务,如虚拟物品及会员特权等”。

2019年、2020年及2021年,Soul月均付费用户数目分别为2.689万名、9.293万名及170万名,对应地,每名付费用户的月均收入分别为人民币21.9元、人民币43.5元及人民币60.5元。

2021年第一季度开始,Soul还通过好物商城业务获得收入,即让Souler互相发送实体礼物。招股书说,凭借庞大且忠诚的用户群、用户的积极性,Soul会拥有强大的变现潜力。

但Soul推出至今,就没有盈利过,2019年-2021年分别亏损3.53亿、5.79亿和13.24亿,三年累计亏损近23亿。

最大的亏损窟窿,来自疯狂烧钱营销推广。相较2019年-2021年的收入和亏损,Soul的销售及营销开支分别是2.044亿、6.215亿、15.129亿,超过一年的收入。

但Soul乐观地表示,因为营销开支占收入的百分比在不断降低,预期在不久的将来占比还会降低。

按照这个逻辑,另一项重要的“技术及开发开支”每年的百分比下跌就更为“喜人”,2020年开始占营收的比例37.6%,就已经跌到2019年137.6%的零头。

和技术研发比较起来,毕竟宣传更为重要。

展望未来,Soul对业绩还是很有信心,“随着不同变现管道的用户基数及收入规模持续增长,我们可进一步实现盈利。”至于“进一步”是多久,招股书中没有给出日期表。

涉黄和杀猪盘

2019年,国家网信办集中开展网络音频专项整治,26款传播历史虚无主义、淫秽色情内容的违法违规音频平台,被分别采取了约谈、下架、关停服务等阶梯处罚,其中就有Soul。

尽管整改后的Soul已经重新上架,但是软色情、杀猪盘的争议却一直附着在Soul身上。

比如多有报导的漂流瓶会出现有性暗示的语言;平台上曾有用户发“想养个萝莉,一个月愿意给一万生活费”,评论区回复者众;来自树洞的语音,很多是淫秽信息。

类似于朋友圈的“广场”上发布的很多照片涌动着满身的荷尔蒙。

互不认识的陌生人基于“灵魂”的社交,更是引来诈骗案件高发。2年来根据官方曝光的发生在Soul上的诈骗案件不完全统计,合计金额就有近千万。

对此,Soul于2020年7月在其公号上发布的《我有一个因用户逃离而导致崩溃的故事,你要听听吗?》文中,对“软色情内容成灾、诈骗犯云集”的回应是,对于个别用户的遭遇深感同情,在监管机制上风控是相对完善的,只要不转移到其他平台,都是相对安全的。

但警方的预警还是一个接一个。

2021年12月12日,张家港市公安局针对Soul诈骗高发而发布预警,提醒网上交友多长个心眼,不要轻信陌生人。

最近一起就发生在2022年7月,湖南郴州临武破获的电信诈骗案件中,市民张女士因丈夫长年在外务工,女儿又因学业问题患上抑郁症,多重压力下心情日愈烦闷,只好经常刷短视频解闷,在Soul上碰到诈骗分子,被对方以亲戚在香港金融公司做管理,知晓系统漏洞为由,邀请张女士参与投资,先后诈骗17万元。

此次再发招股书,Soul给出三点回应:

对用户的实时行为控制有限,产品及服务可能仍然会被用户滥用作不当或非法用途。

尽管已努力进行检测及过滤,但仍可能无法发现每一项不当内容或每一宗违法或欺诈活动,或无法阻止所有该等内容被进一步扩散或禁止该等行为发生。

社区的大部分视频及音频沟通乃实时进行,无法在用户生成内容时过滤所有内容。因此,用户可能会透过Soul的产品及服务从事违法、淫秽或煽动性会话或从事不道德或非法活动。

Soul认为,迄今各项补救措施有效。

在2019年7月19日,网信办APP专项治理工作组发布《关于督促40款存在收集使用个人信息问题的App运营者尽快整改的通知》,包括Soul在内的40款APP在个人信息收集使用方面存在问题,要求整改。

Soul对此在招股书中回应,“由于我们收集、保存、处理及使用数据,而部分数据含有敏感性个人信息,我们面临收集、不当使用或披露个人信息的问题,从而可能不利于当前及潜在用户使用我们的服务、损害我们的声誉、面临监管审查,进而对我们的业务、财务状况及经营业绩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恶意竞争案:堪比谍中谍

虚拟社交已做到顶流的Soul,仍然惧怕同行的竞争,使出的手段是以身试法。

2021年,上海牛咖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简称“牛咖公司”)起诉Soul的主体上海任意门科技有限公司不正当竞争,索赔2690万。

上海普陀区检察院曾透露过案件的始末。

2019年7月,Soul的合伙人李某发现名为Uki的产品与自家产品类似,于是授意下属范某,收集后者平台的有害违规言论。在搜寻无果后,李某开始授意下属通过“钓鱼”的方式收集:“如果在“Uki”App平台上找不到违规内容,就使用自己注册的账号在他们平台上发布违规内容,然后再截图。”

于是,Uki被以涉黄举报,2019年11月至2020年2月下架,损失惨重。

这个下指示的李某,就是Soul的原执行董事、运营总监李龙,事发后于2020年2月21日辞职。根据上海普陀区法院的判决,李龙、范文姝以破坏商誉罪判刑,并赔偿Uki330万。

 

Soul一直坚称这是前雇员在公司不知情的情况下未经允许的个人行为。不过上海市浦东新区法院已经对牛咖公司诉Soul的不正当竞争案件作出了一审裁定,因系不公开审理,裁定结果不得而知。

但Soul要求撤销浦东新区法院的裁定,以和李龙、范文姝案有密切关联为由移送普陀区法院审理的要求,已经被上海知识产权法院驳回。

从一审裁定至今快一年,案件仍在审理中,Soul有2693万资产被诉讼保全,一旦判决结果对Soul不利,不仅是声誉和经济上的损失,监管机构也有可能会再作出处罚。

这会是Soul的黑天鹅事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