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莎吧 » 中欧葛兰踩“猴”雷:基民几十亿已打水漂

中欧葛兰踩“猴”雷:基民几十亿已打水漂

锋雳 时浩近日,以卖实验用猴著称的昭衍新药连续暴跌,其主要股东中又有葛兰管理的中欧医疗混合基金。作为昭衍新药的第五大股东,持股市值超过10亿,但昭衍新药竟然还不在中欧医疗

 锋雳 时浩

近日,以卖实验用猴著称的昭衍新药连续暴跌,其主要股东中又有葛兰管理的中欧医疗混合基金。作为昭衍新药的第五大股东,持股市值超过10亿,但昭衍新药竟然还不在中欧医疗混合的前十大重仓。

与药明康德等股票类似,昭衍新药同样存在高管的巨额抛售和中欧基金葛兰的高位加仓的讽刺情况,最终中欧医疗混合在这只股票上又是巨额浮亏。

仔细复盘可以看到,不止药明康德、昭衍新药,葛兰管理的中欧医疗混合前十大重仓股中,在多个公司,均存在股价越往高位走、中欧越加重仓的诡异情况。

而由此造成的几十亿浮亏,该由谁来为基民负责?

昭衍新药“猴”雷

中欧基金葛兰持仓的昭衍新药又出事了。

近日,市场监管总局、农业农村部、国家林草局联合发布停止执行“禁止野生动物交易公告”,市场猜测实验猴或将恢复进口,由于预计实验动物价格可能下跌,6月20日国内Cro龙头企业昭衍新药A、H大跌,当中A股股价低开低走,直至盘中跌停,市值较前一交易蒸发近50亿元。

在经历了一个交易日的短暂回暖后,6月22日,昭衍新药盘中又遭抛售,一度跌超6个点,截止收盘报价108.67元/股, 414.7亿市值较巅峰695亿元规模缩水40%。

公司的高管们也在疯狂减持自家股票。仅就披露数据,在6月中旬以来的半个月内,昭衍新药的股东、高管们,已减持近700万股,套现金额接近7个亿。

另一方面,中欧基金葛兰方面管理的中欧医疗健康混合2020年3季度起首度入选公司前十大股东,扣除送转后净增持接近1000万股,四季度葛兰继续少量加仓,截止2022年1一季度,中欧医疗健康共计持有1567.51万股,扣除21年92.24万分红后建仓成本约为21.82亿元,同期对应上市公司市值,亏损约4亿元。

若按6月22日收盘后价格计算,中欧医疗健康对应上市公司市值仅有17.03亿元,相比一季度末亏损缺口继续扩大1亿元。

6个重仓股,60亿浮亏

虽然浮亏接近5亿元,但昭衍新药远远不是葛兰亏损程度靠前的股票,甚至,昭衍新药都算不上中欧医疗健康混合的前十大重仓股,其持仓市值距离基金的第十大重仓股,还有3亿规模差距。

为了计算葛兰的真实交易水平,我们统计了中欧医疗健康混合当前全部持仓比例超过5%的股票。

其中,药明康德是葛兰买的最多的股票,管理产品方面,葛兰管理的中欧医疗健康混合、中欧医疗创新股票、中欧阿尔法混合、中欧研究精选混合等代表作重仓股均出现了药明康德身影。仅以规模最大、也是最具代表性的中欧医疗健康混合来看,2019年末至今的两年多时间里,葛兰的中欧医疗健康混合合计用了近70亿资金来买药明康德股票。

复盘这个过程可以看到:2019年四季度中欧医疗健康混合首次建仓药明康德,持有328.28万股,此后不断加仓,最高峰在2021年第四季度单季度增持2480.67万股,最高峰时持有6571.60万股。今年一季度,首次减持638.85万股,但仍有5932.75万股的持仓。

按上述数据估算,扣除送转成本后,中欧医疗健康混合截止一季度末持仓数计算建仓成本约在69.65亿元,以今年一季度末112.38元的收盘价计算,中欧健康持有5932.76万股,市值66.67亿元,对比建仓成本小亏2-3亿,而按6月22日93.75元/股计算成本,若二季度未发生减持,则对应市值仅有55.62亿元,浮亏金额扩大至14亿元。

葛兰大批量购入药明康德的时期均位于上市公司股价阶段高点,其中21年一、三、四三个季度合计买入64.10亿股票,占全部建仓本90%, 另外,需要指出的是,在中欧医疗健康混合买入最多的四季度,当期该基金A类份额规模增长只有27.84亿,A/C合计规模增长140亿,葛兰将全部份额增长的1/4买入了药明康德。

然而,在葛兰大举加仓药明康德的同时,公司股东们却在疯狂减持。此前文章中,根据药明康德减持潮最保守估计,药明康德大小股东们至少减持抛售了8亿股,套现市值超过700亿元;而6月10日晚,药明实控人李革及一致行动人计划继续减持药明康德不超过3%股份,预计合计套现市值超过80亿元。

爱尔眼科是中欧医疗健康混合当前持有周期最长、持仓市值仅次于药明康德的第二大重仓股。

持仓周期上,2017年4季度葛兰首度建仓爱尔眼科,年末持有上市公司118.43万股,对应市值3,647.64万,2018年起葛兰不断增持爱尔眼科股票,2019年2季度至2020年4季度期间,公司持仓比重仅在2020年2季度位列第三,其余季度均维持在第一大重仓股之列。

凭借不断增持买入,2021年一季度,中欧医疗健康混合成功跻身爱尔眼科前十大股东之列,二季度起,中欧医疗健康混合继续增持爱尔眼科,截止2022年一季度末,相关持仓股已达到1.49亿股,持仓市值超过47亿元。

持仓成本方面,由于建仓初期中欧医疗健康混合整体规模较小,持有爱尔眼科股数相对较少且股价期间处于震荡,取2019年三季度以后数据整体测算,扣除2019、2020两年合计1027万分红金额,截止2022年一季度末,可以算得当前葛兰的持仓成本市值约在61.18亿元。

对比当期市值,由于21年下半年高位加仓近7000万股大幅拉高了持仓成本,中欧医疗健康成仅在一季度末已浮亏14亿元,而按22日41.09元/股测算,若目前尚未减仓持有,即使扣除尚未公布的22年分红(预计1789万元),爱尔眼科亏损依然超过20个百分点。

凯莱英是中欧医疗健康混合的第三大重仓股,当前持仓比重6.43%,持股数1198.76万股。

相比于药明康德与爱尔眼科,中欧医疗健康在增持凯莱英方面较为保守,仅在2021年三季度增持300万股,此后两个季度并未有大幅增持行为,得益于布局较早,扣除此前两轮650万分红后相关持仓成本仅在30亿元水平,对比一季度末44亿市值尚有盈余。不过,年内第二季度,凯莱英股价下滑明显,以6月22日259.47元/股计算,若中欧医疗健康4、5月未发生减持,则持仓股31.10亿市值已逼近成本线。

自2019年末首度建仓以来,迈瑞医疗仅在次年二季度跌出前十大重仓股名单,尽管2021年初葛兰以接近410元价格增持250万股,但相对幸运的是,其年末大量购入568万股的均价相比现阶段已并不算高,截止一季度末,中欧医疗健康持有1299万相关公司股票,位列基金第四大重仓股。

分红方面,迈瑞医疗20年起累计三轮向基金分红超过6000万元,相比中欧医疗其他重仓股,在持仓份额超过基金5%前提下,当前浮亏5亿的迈瑞医疗,已是产品中当前亏损额较少的股票。

中欧医疗第五大重仓股泰格医药的基本情况与爱尔眼科相似。作为持有期超过3年股票,在2018年初首次买入泰格医药后,由于产品规模增长,葛兰直至2019年三季度起才逐渐加仓,并于2021年的三次大幅买入相关股票,但因增持价基本位于股价峰值,截止一季度末相关股票39.5亿市值远低于49.33亿建仓成本(截止6月22日扣除2442万分红后),而按6月22日97.68元/股价格计算,浮亏金额进一步扩大至13.47亿元。

当前位列第六、第七大重仓股的康龙化成与博腾股份均为2021年新布局股票,其中康龙化成股价较高点腰斩,在扣除6月最新10转5派4.5元后,葛兰相关建仓52亿成本依然高于当前市值10亿元;博腾股份方面,截止2022年一季度末持有2666万股,其中全部由去年二季度末布局,按季度58.88元/股价格计算,合计建仓成本约低于16亿元,尽管当前公司股价较峰值跌去3成,但70元股价依然让中欧医疗实现3亿元左右盈利。

基金造神背后的真相

综上,在粗略计算这六只股票后,可以发现,葛兰管理的中欧医疗仅有一只实现盈利,一只勉强保本,其余四只股票预计浮亏60亿,而剩余的三只重仓股片仔癀、通策医疗、智飞生物也因加仓过多存在利润回吐至亏损状态。

关于葛兰在多个股票上的高位加仓,一方面显示出对股价的判断能力欠缺和对基民的资金不负责任;另一方面有市场观点认为应该归咎于产品规模的增长过快。但无论是哪一种原因,都说明葛兰目前的管理水平,似乎远达不到驾驭百亿级基金的要求。

类似的市场造神、基金公司造神事件其实已经反复发生过,2013年前后曾经有一个混合型基金收益冠军、一度被称为“公募一姐”的王茹远。王茹远自2012年6月30日运作宝盈核心优势混合至2014年10月17日离职,该产品任期间回报达到惊人的126.67%,由于业绩表现优异,基金规模迅速扩张,其代表投资标的全通教育、朗玛信息等更是此前牛市的暴涨标的。

王茹远选择在事业顶峰转身自己做私募,创立宏流投资,而宏流旗下的基金依然重仓朗玛信息等股票。然而,在经历时间洗礼后,曾经市场热炒的全通教育,股价自467元高点跌至6元水平,而朗玛信息当前不足35亿的市值也较高点缩水了近30倍。2021年,有媒体统计,王茹远旗下产品山东信托品质生活2期证券投资到2021年7月30日,成立6年的收益为-98.68%。

与当年的王茹远类似,葛兰的中欧医疗混合也是由小基金做成超大基金。中欧医疗健康混合成立于2016年9月29日,是葛兰当前规模最大、运作时间最长的基金产品,作为葛兰代表作,成立初始基金规模合计仅有1.7亿元,经过近6年运作,该基金规模峰值规模接近800亿级别。

从表面上看,中欧医疗混合截止目前累计回报似乎还是超过180%。

但实际上,基金持有的累计回报,其实是一个宣传口径,能获得180%回报的群体,特指初始那1.7亿元基金份额的持有人。基金的表现,随着规模变化,得从多个维度来看:

中欧医疗混合的主要净值增长是在200亿规模以下的阶段,这期间基金累计收益或超过几十亿。这200亿左右资金背后的投资人享受到了高增长的红利。

 

但是2021年,中欧医疗在775亿的规模下,净值亏损6.55%,2022年一季度683亿的规模下亏损13.92%,意味着2020年以后,中欧医疗亏损或已近百亿,在持股盈利上,几乎完全吃光了之前的投资收益。而这部分的绝对亏损,将由2021年起认购基金的新增500亿资金及背后的基民承担。对原来200亿以下持有的基民来说,只是收益回撤。

如果是在2021年净值高位的时候认购中欧医疗混合,新增的500亿规模资金和背后的基民中,不少人的本金绝对亏损将超过40%,背后是百亿级的财富灭失。

3年封神、1年就能跌下神坛,后进场的基民买单,这是另一种形式的财富转移。葛兰和中欧医疗混合基金背后的基民们,能逃脱基金公司造神运动的宿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