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莎吧 » 1317名储户被赋红码,5官员遭问责 学者:公权力绝不能被滥用

1317名储户被赋红码,5官员遭问责 学者:公权力绝不能被滥用

近日,“赋红码”事件引发社会广泛关注。6月22日,郑州市纪委监委发布《关于部分村镇银行储户被赋红码问题调查问责情况的通报》。据统计,共有1317名村镇银行储户被赋

 近日,“赋红码”事件引发社会广泛关注。6月22日,郑州市纪委监委发布《关于部分村镇银行储户被赋红码问题调查问责情况的通报》。据统计,共有1317名村镇银行储户被赋红码,其中446人系入郑扫场所码被赋红码,871人系未在郑但通过扫他人发送的郑州场所码被赋红码。

 

经查,郑州市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社会管控指导部部长冯献彬,团市委书记、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社会管控指导部副部长张琳琳,擅自决定对部分村镇银行储户来郑赋红码,安排市委政法委维稳指导处处长赵勇,市大数据局科员、市疫情防控指挥部社会管控指导部健康码管理组组长陈冲,郑州大数据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杨耀环,对储户在郑扫码人员赋红码。

冯献彬、张琳琳、陈冲、杨耀环、赵勇等同志法治意识、规矩意识淡薄,违反《河南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健康码管理办法》及健康码赋码转码规则,擅自对不符合赋码条件的人员赋红码,严重损害健康码管理使用规定的严肃性,造成严重不良社会影响,是典型的乱作为,冯献彬、张琳琳同志对此分别负主要领导责任、重要领导责任,陈冲、杨耀环、赵勇同志对此负直接责任,应予从严从重问责追责。

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职人员政务处分法》,经研究决定,给予冯献彬同志撤销党内职务、政务撤职处分;给予张琳琳同志党内严重警告、政务降级处分;给予陈冲同志政务记大过处分;给予杨耀环、赵勇同志政务记过处分。


 

 

冯献彬 资料图

党内撤职、政务撤职意味着什么

上述五人中,负有主要领导责任的冯献彬受到党内撤职、政务撤职处分,负有重要领导责任的张琳琳受到党内严重警告、政务降级处分。

冯献彬是70后,河南登封人。曾任郑州市公安局金水路分局局长,2018年底任郑州市公安局副局长兼金水路分局局长。他在1997年曾冒生命危险,扑救天然商厦大火,获得过郑州市十大杰出民警、全国公安二级英模等称号。

张琳琳曾任共青团郑州市委副书记、书记,2020年被评为“河南省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先进个人”,“河南省优秀共产党员”。

资料显示,党纪处分有五种,分别是警告、严重警告、撤销党内职务、留党察看、开除党籍。政务处分有六种,分别是警告、记过、记大过、降级、撤职、开除。

党员受到撤销党内职务处分,或者受到严重警告处分的,二年内不得在党内担任和向党外组织推荐担任与其原任职务相当或者高于其原任职务的职务。

对于降级、撤职,政务处分期是二十四个月。政务处分期内,不得晋升职务、职级、衔级和级别。

被降级、撤职的,不得晋升工资档次。被撤职的,按照规定降低职务、职级、衔级和级别,同时降低工资和待遇。

北京科技大学公共管理系副教授杨志云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从责任追究看,目前主要是追究党政官员的领导责任,无论是免职,还是记过处分,都属于行政责任。

 

健康码被“赋红码”

学者:公权力绝不能被滥用

“赋红码”事件发生后,官方和媒体曾明确表态。据河南日报客户端此前报道,河南省疫情防控指挥部要求各地严格执行《河南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健康码管理办法》及健康码赋码转码规则,健康码仅用于疫情防控,服务人民身体健康,绝不允许在国家、省疫情防控指挥部规定的情况以外应用,绝不允许在与疫情防控无关的场景使用,绝不允许超规则增加或删减健康码风险人员数据库。

河南省疫情防控指挥部再次要求各市县强化健康码管理,对因健康码管理使用不当造成严重后果的,依法依规严肃处理。

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这次通报问责可能只是第一步,是基于党纪政务的处分,如果涉及违法犯罪,比如渎职、滥用权力,法律会追究上述几人的责任。

竹立家表示,“赋红码”事件非常严重,严重损害了民众的隐私权,严重损害了党和政府的威信,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孙玉栋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表示,从政务管理的角度看,这是非常恶劣的做法,政务信息化的路不能走偏,走偏会带来负面影响。他还提到,如果涉嫌渎职、滥用权力,司法机关应该介入,公权力绝不能被滥用。

值得注意的是,竹立家和孙玉栋还提到了隐私信息泄露的问题。孙玉栋表示,1000多名储户,为何如此精准定位,信息是如何泄露的,信息泄露的后果也是非常可怕的。

《半月谈》曾发表评论称,任何人、任何部门都没有权力突破健康码为公众健康而存在的角色设定,把健康码另作他用。

延伸阅读:

被处理的冯献彬同志、张琳琳同志,为啥能擅自“赋红码”?

6月22日,“清风郑州”发布了关于部分村镇银行储户被赋红码问题调查问责情况的通报。

通报中提到:

经查,郑州市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社会管控指导部部长冯献彬,团市委书记、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社会管控指导部副部长张琳琳,擅自决定对部分村镇银行储户来郑赋红码,安排市委政法委维稳指导处处长赵勇,市大数据局科员、市疫情防控指挥部社会管控指导部健康码管理组组长陈冲,郑州大数据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杨耀环,对储户在郑扫码人员赋红码。

被撤职的冯献彬,曾负责社会面稳定等工作

换句话说,“赋红码”事件是郑州市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冯献彬、团市委书记张琳琳擅自决定的。

冯献彬是郑州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社会管控指导部部长,张琳琳是社会管控指导部副部长

几个细节值得关注。

其一,被撤职的冯献彬,曾担任过郑州市公安局副局长,负责社会面稳定、重大群体性事件处置工作等。

冯献彬,男,汉族,1971年9月出生,河南登封人,中国刑事警察学院侦查学专业本科学历、郑州大学法律硕士,1989年3月参加工作,1991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公开资料显示,他早年曾在武警北京总队服役,1992年9月到了郑州市公安局,曾在防暴警察支队、巡逻警察支队工作,担任过交通巡逻警察支队一大队副大队长,金水分局党委委员、副局长,金水路分局党委书记、局长等。

2018年12月,冯献彬出任郑州市公安局副局长,曾负责社会面稳定、重大群体性事件处置工作,分管治安支队、特警支队等。

2021年11月,大河报报道称,冯献彬已任郑州市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

政知君注意到,今年6月1日,郑州市召开平安建设工作推进会,当时,市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冯献彬参加会议并讲话。


 

冯献彬 资料图

张琳琳曾就“健康码变色”答记者问

其二,张琳琳在2020年10月,曾被评为“河南省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先进个人”“河南省优秀共产党员”。


 

张琳琳 资料图

2021年8月,张琳琳曾就“健康码变色”等问题回答记者提问。

当时她说,“现实中还有一些’红码’,可能确系因为系统延迟的原因,如果急需出行,可以去找所在社区的社区管理员申请进行解码,目前解码的权限我们已经放到了社区,社区工作人员可以根据我们的解码规则进行解码。”

据统计,共有1317名村镇银行储户被赋红码,其中446人系入郑扫场所码被赋红码,871人系未在郑但通过扫他人发送的郑州场所码被赋红码。

今天的通报提到:

冯献彬、张琳琳、陈冲、杨耀环、赵勇等同志法治意识、规矩意识淡薄,违反《河南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健康码管理办法》及健康码赋码转码规则,擅自对不符合赋码条件的人员赋红码,严重损害健康码管理使用规定的严肃性,造成严重不良社会影响,是典型的乱作为,冯献彬、张琳琳同志对此分别负主要领导责任、重要领导责任,陈冲、杨耀环、赵勇同志对此负直接责任,应予从严从重问责追责。

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职人员政务处分法》,经研究决定,给予冯献彬同志撤销党内职务、政务撤职处分;给予张琳琳同志党内严重警告、政务降级处分;给予陈冲同志政务记大过处分;给予杨耀环、赵勇同志政务记过处分。

“到郑州后健康码变红”

根据公开报道,6月13日,多名在河南村镇银行存款的储户在网络上反映,他们来自低风险地区,但到郑州后健康码被赋红码,随即被工作人员带往相关隔离点。

中新网曾就此刊文称,2022年4月,河南多家村镇银行被曝无法取款,该事件已发酵近两个月。有当事人称,他们通过度小满、天星金融等第三方机构,存入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商丘柘城黄淮村镇银行等几家村镇银行的本金和利息至今仍无法提取。

为了解决取不出钱的问题,近日有多名储户前往郑州,却发现健康码被赋红码,正常出行受到影响。6月14日,数位来自河南省外的储户向媒体出示了车票及其红、绿码对比截图,称其乘坐火车到达郑州后扫码出站时因红码被限制出行。

《齐鲁晚报》新媒体梳理称,6月15日,有媒体记者致电河南省行政审批和政务信息管理局,该局工作人员表示,赋码工作并非省里操作,而是属地管理,由各地市赋码。

此外,河南省卫健委方面称,从外省抵达河南,赋码工作由河南省大数据管理局(现已更名为“河南省行政审批和政务信息管理局”)负责;在省内流动时,赋码工作则由市一级大数据管理局负责,卫健委没有赋码权限。

郑州大数据管理局工作人员的说法则是,“郑州疫情防控指挥部下面有一个社会防控部,是健康码管理的直接机构,制定赋码的规则,赋码、解码由该部门负责。”

此前,河南省及郑州市防疫指挥部工作人员也曾向媒体表示,不清楚赋码权责部门。

 

梳理此次问责通报,被处分的五人分别来自郑州市委政法委、共青团郑州市委、郑州市大数据局、郑州大数据发展有限公司,其中有三人在郑州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社会管控指导部担任相关职务。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