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莎吧 » 加拿大华人妈妈感悟:爱情需不需要仪式感?

加拿大华人妈妈感悟:爱情需不需要仪式感?

加国无忧 51.CA2019年2月24日 17:56来源:温哥华港湾作者:星河2月14日--情人节,温哥华一位普通华人妈妈的一天这样开始了:之前下的那场大雪,几乎把停在家门口的小轿车掩埋住。情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2月24日 17:56来源:温哥华港湾作者:星河

2月14日--情人节,温哥华一位普通华人妈妈的一天这样开始了:

之前下的那场大雪,几乎把停在家门口的小轿车掩埋住。情人节前一天中午,她挥汗如雨终于把车从雪中挖出来,把车旁边的雪也铲到草地上,这样就可以自己开车去接孩子们放学,不需要孩他爸辛苦地从公司赶回来帮忙。

但是,情人节一早,门前那条路由于没有市政人员前来铲雪,积雪加寒冰,让华人妈妈不敢开着未安装雪胎的两驱车出门,担心刚开出去就卡到冰雪里,也担心地面湿滑,撞到邻居的车。夜里加了几小时班的孩他爸被孩子吵醒,问妈妈,“你自己可以开车么?”“不敢,要不我开你的大车?”“算了,你开我的车,战战兢兢的样子,还不如开你自己的小车。”于是,孩他爸起来了,一脸疲惫,先把吵着不想迟到的大女儿送到学校,再返回家,接慢慢腾腾吃早饭的小儿子,把他送到小学。来来回回开了两趟车后,再回家上床补觉。

华人妈妈提着的心放下了,这下不害怕撞车、卡雪堆里了。有了孩他爸的这次帮忙,感觉挺温暖,也算是情人节的礼物吧?虽然孩他爸一天只字不提情人节的事情。结婚前和刚结婚后,孩他爸是过情人节的,渐渐地就不过了,说“都老夫老妻了,还过什么情人节”,巧克力不送了,玫瑰更没有了。

这可能也是大多数华人老公的想法,整日忙忙碌碌工作养家,估计都想不起情人节的事情了。华人妈妈们却不同,喜欢在微信发些和情人节相关的信息、图片,是想提醒某人么?可据许多女性抱怨,华人老公们常常不看老婆的微信,更别说点赞了。

所以,华人妈妈们就聚在朋友圈、微信群,自己热热闹闹地过情人节。有人晒晒自己的小情人,或者是孩子们在温哥华学校收到的情人节友谊卡,有人发些情人节的冷笑话,有人说最好的情人节礼物,其实是老公可以帮着照顾吵吵闹闹的孩子。个别妈妈万分惊喜地传上鲜花图片,宣称破天荒地收到老公送来的鲜花,引来众多女性集体点赞。

上文提到的那位温哥华华人妈妈,在去年的情人节,碰巧去了Costco购物,偶遇许多西人男子抢购鲜花,倍受感动的同时心里开始不平衡,就以孩他爸的名义帮自己买了一束玫瑰。

今年的情人节前一天,她看到了这样一段话:“If I love you, I need not continually speak of my love—you will know without any words. On the other hand if I love you not, that also will you know—and you would not believe me, were I to tell you in a thousand words, that I loved you.---Abdu'l-Baha”(如果我爱你,我不需要不断谈论我的爱 --- 不需要任何言语,你自然就会知道。 另一方面,如果我不爱你,你也会知道 --- 即使我用千言万语告诉你,我爱你,你也不会相信我--- 阿布杜巴哈)。

华人妈妈一下子很受触动,也许真正的爱情不需要表面的仪式感,以及甜言蜜语。大多数内敛的华人夫妻不正是如此,他们不会当众拥抱、亲吻,不会把“我爱你”挂在嘴上,不会庆祝结婚纪念日,甚至不会戴结婚戒指,不会在情人节等节日互送礼物。但是,他们有的人会告诉孩子“需要等爸爸回来,才能开饭”,有的人会费尽心思买来另一半爱吃的东西,再辛辛苦苦学会做,当老公、老婆生病的时候,他们一边埋怨唠叨对方不注意身体,一边无比细心照顾……

一年一年,他们渐渐老去,仍然拌着拌了一辈子的嘴,但是走路、下楼梯会互相搀扶,去外面旅游,如果另一半一时找不到,会万分焦急寻找,吃饭时帮对方留着他们爱吃的食物……白头偕老就是这个样子吧?

华人移民到西方国家,一些家庭在社会大氛围影响下,逐渐学会接受西人表达爱情的方式,越来越有仪式感,但多数华人夫妻仍然低调、内敛。在温哥华长大的华裔二代就问了,“你们为什么不过结婚纪念日?”“你们为什么从来不出去约会?”“情人节到了,爸爸,你为什么不送妈妈鲜花?”“你们太不浪漫了!”

很多传统的华人夫妻对子女们的询问一笑置之,深信真正的爱情不需要花里胡哨的仪式感,但至于华裔二代选择如何表达爱,那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了。

想说的是,情人节的鲜花是爱情象征,伴侣们在日常生活琐碎的关爱与温暖,也是爱情的象征。东西方文化不同,表达爱的方式也不同,无所谓谁好谁坏,只要爱得真诚、纯净。

星河:用文字纪录经历感悟,释放喜怒哀乐。写子女写另一半,写故乡的家人和自己的想念,也写在异乡的期望与坚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