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莎吧 » 故宫火锅负责人:盈亏与故宫无关 安全有保障

故宫火锅负责人:盈亏与故宫无关 安全有保障

继故宫咖啡、故宫初雪、故宫灯会以后,大年初一“奉旨开张”的故宫角楼餐厅又成了网友们新一拨的心头好。在高大雄伟的神武门东侧、依筒子河而建,与巍巍的东城墙相

 继故宫咖啡、故宫初雪、故宫灯会以后,大年初一“奉旨开张”的故宫角楼餐厅又成了网友们新一拨的心头好。

在高大雄伟的神武门东侧、依筒子河而建,与巍巍的东城墙相望的故宫角楼餐厅原系乾隆时所建造的神武门外守卫围房,如今在原建筑框架下翻新为餐厅,白天供应包括炸酱面、角楼鸭卷等食物的自助餐,下午五点半到夜里十点半则供应火锅,最近被网友们刷上热搜的“故宫火锅”指的就是角楼餐厅的火锅。

记者去探访时看到角楼餐厅的格局与装饰与一路之隔的邻居——故宫咖啡如出一辙,都是朱红大门与窗户、青绿梁枋、简单古朴的雕花窗扇与灰蓝色的瓦,一长排建筑整饬庄重。从挂着“故宫角楼餐厅”牌匾的大门进去是一个大的开间,中间以月门做隔断,这个开间可容纳十几桌客人。故宫角楼餐厅也设有三个包间。

餐厅沿用原有建筑的室内顶棚,褐色的角形房梁和椽栿有古旧的质感,同时也形成空旷高大的室内空间。整个餐厅采用中式古典风格设计,用了一顶莲花瓣形状的华丽水晶灯,房梁上悬挂着红色小灯笼,红色的柱子与古画分割空间,灰色地板也恰到好处。墙上挂着印着皇帝、皇后形象的装饰画,上面写着“没有什么是一顿火锅不能解决的”“朕饿了”“臣妾一直都在皇上身边”等字句,这是从故宫淘宝一直延续下来的很受青年人喜欢的俏皮风格。

故宫火锅负责人:盈亏与故宫无关 安全有保障

故宫火锅负责人:盈亏与故宫无关 安全有保障本文部分图片 澎湃新闻记者 高丹 摄

澎湃新闻记者去探访时,角楼餐厅的工作人员也拿出被网友讨论的“圣旨菜单”,上面显示火锅必点的价值128元的汤底为“万寿菊花锅”,这个汤底会附赠松花江黑鱼片、长白山鲜鸡片与万寿菊花盏。酱料有五种,涮肉有科尔沁牛肉与苏尼特羊肉等,价格从68元到108元一份,此外还有一些海鲜与蔬菜可供选择。

故宫火锅负责人:盈亏与故宫无关 安全有保障圣旨菜单。

故宫火锅负责人:盈亏与故宫无关 安全有保障128元的汤底中包含的鱼肉鸡肉与菊花盏。

记者在现场走访中发现,下午场的营业从五点半开始,第一批可以进去吃饭的食客都是提前在网上预约好的,而据故宫餐厅的负责人说现在已经预约到3月15日左右。现场排队的食客们只能站在院子里等待,从五点半服务员开始“放号”:大家需要扫码得到自己的排队号,等待的期间大家可以四处溜达,因为扫码后手机会提醒你就餐时间。大约在六点半左右第一批进去的人可以吃到热腾腾的火锅。

值得注意的是,故宫角楼餐厅每晚只提供三十锅火锅,就餐时间截止到晚上十点,如果排队的人一大堆,而且你的位置又靠后,最好就改天再来了。现场食客们也抱怨电话打不通、预约不上之类,餐厅负责人说现在厨子、服务员和管理人员加起来也就三十人,而且现在是试运营阶段,人手不够,每天电话都要被打爆了,难免会错过,现在浮现的很多问题之后还要进一步调整。

因为故宫餐厅位置的特殊,不能用明火,火锅用的电磁炉,而等待的食客们也只能站在还有点料峭的北京春寒中,因为安全的原因不能用取暖设备、也出于保护环境的考虑无法为大家提供瓜子薯片等小食。

订餐有难度免不了等待,菜色相对简单,也不能盘着腿缩在舒适的沙发中等待,故宫餐厅因为地域的特殊还是需要食客们做出一些牺牲,这也是个人的取舍,如果你贪看沉浸在夜色中的故宫的夜晚,就难免要受点儿冻,在这里等待,如果你喜欢无微不至的妥帖也不必大老远来这里凑这个热闹。

餐厅的盈利或亏损均与故宫博物院无关

2月27日当天,澎湃新闻记者去探访时也独家采访了故宫角楼餐厅的负责人之一杨先生,杨先生目前负责故宫餐厅的运营,同时他也参与了前期故宫文化的挖掘与餐厅的设计与装修。他回应了目前网上存在的一些质疑。

澎湃新闻:故宫博物院和角楼餐厅的合作模式是怎样的,这个餐厅盈利或亏损和故宫有关系吗?

杨先生:没有关系。餐厅的文化挖掘、设计、经营等都是我们在做,我们就是做餐饮的。

澎湃新闻:你主要负责哪一块儿?

杨先生:我主要负责部分运营,具体的就是文化挖掘,比如你看在墙上的壁画啊,整个装饰等,都是我们从故宫文化进行的一个衍生创作。而且故宫文化也要和餐饮文化结合,不能瞎编一套莫须有的故事。这个餐厅开在这个地方,肯定还是要以故宫的文化为主,否则开在这儿的意义何在。

澎湃新闻:大家担心的诸如火灾隐患、油烟污染的问题存在吗?

杨先生:没有什么污染,因为火锅嘛,里面就是正常的汤啊什么的,也没有很大的油烟。还比如用电磁炉,而且我们也会有安全预案。

澎湃新闻:故宫火锅这几天都是热搜,很多美食号也做了推送,你们有组织营销宣传吗?

杨先生:我们没有做营销,现在还是试运营的阶段,我们还做得不够完备。而且我们还是觉得产品供应是最重要的。客人在吃我们的火锅的时候,觉得口味好,坐在这里觉得环境好,可以被我们店里的这个氛围感染,这就是我们想要的。

至于那些网红什么的,我们不特别在意,你要知道有的网红店几个月就关了,我们不要做那样的。我们以后还会出新品的,在三、四月份就会有新品。

澎湃新闻:现在是每天供应三十锅,这个数量是怎样算出来的?

杨先生:这是根据我们后厨的操作水平得知的,因为我们在开业之前也进行了试营业,那几天通过团队的经营情况我们就能知道状况,超过30锅会影响我们的质量,质量是我们特别强调的。

澎湃新闻:网上对于128元的汤底的价格也有质疑。

杨先生:其实还好,就北京的物价来看。咱们那个汤底也不是清汤,是送鱼片鸡肉片的,实话实说,用的料的质量、那个肉的肉质摆在那儿的。

澎湃新闻:这个火锅店会和故宫内部合作吗?比如会负担一些接待任务以及对故宫内部人员有折扣之类?

杨先生:不承担什么接待任务,你们可以看到正常预约的和食客们都爆满。

从庞大的古代文明中汲一杯羹

消费文化培养出的一批喜欢热闹的、喜欢自嘲的网友们,“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带给大家就是如今我等凡人也能在这深宫禁囿里吃个火锅,甚至戏谑一下乾隆、康熙等皇帝的轻松感。自古老百姓们曾多么卑微地遥望过故宫,而如今我们也登堂入室从这庞大的故宫文化中分一杯羹。

我们曾逡巡在博物馆里,看着那些我们一无所知的文物,我们也曾逛街一样穿过故宫的屋宇却无法共情、没有任何敬畏或喜悦。我们始终无法说我们对于美、对于中国厚重的古代文明的欣赏力是天生就有的,毕竟在几年前,博物馆、考古学还是如此冷门,而博物馆里落满灰尘,只有一个垂垂老矣的看门人在打着盹儿。

《我在故宫修文物》《国家宝藏》《如果文物会说话》等向观众硬推了一把文物,以故宫为首的博物馆们这几年身体力行地扩大开放。这像是在荒芜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田地里疯狂地撒下种子,只盼着耕耘再耕耘,哪一天兴许就能长得郁郁葱葱呢。

而博物馆们都知道正襟危坐地去教育群众、灌输知识不是最行之有效的办法,而且中华文化如此多的枝枝蔓蔓,又该从何讲起呢?而最有效的大概就是先投放一些“小而美”、易于理解、易于亲近的。饮食男女,我们喜欢一切精巧有趣的,也天生有口腹之欲,博物馆从做文创走到做美食这一步,也是一个必然的趋势。

为了让大家“捎带手儿”学习一下传统文化,博物馆的文创事业部也费了不少心血,比如放咖啡的杯子印上《千里江山图》《丝路山水图》,比如胶带纸上印《上阳台帖》《祭侄文稿》,口红上印清宫服饰的花纹。所谓芝麻西瓜一把抓,不定哪个就开花,也许你对一根口红上的花纹有了兴趣,深入学习了中国传统服饰,最后成为一位教授或者设计师呢。

同样的,博物馆们也在食物上打主意,比如广东省博物馆推出的三款蛋糕分别为“粤藏”、“粤光宝盒”和“风尚”的蛋糕,其中“粤藏”是覆盆子海盐芝士蛋糕,上面的玄色纹路是广东省博的logo,大家吃着蛋糕还顺带心系博物馆,岂不乐哉。

故宫火锅负责人:盈亏与故宫无关 安全有保障

还比如肯德基也与国家博物馆合作,在全家桶上画黑漆带托泥描金山水楼阁纹宝座、粉彩镂空?龙纹转心瓶等的花纹。

故宫火锅负责人:盈亏与故宫无关 安全有保障

而至于博物馆在IP开发上最后走得多远,有趣和泛娱乐化、满足大众需求与过度商业化的准确界限究竟在哪里,博物馆自己要思考,也要靠大众去把关,文创或者博物馆的开发是否过犹不及,评价与选择权全在大家手里。你渊博到不需要从这只言片语的小趣味中去亲近传统文明,你不需要打卡拍照在朋友圈自证自己是如此风趣时尚,这是你的成长,而忙不迭地去参与这些事情的人也有他们的选择。

 

 

 

 

谷莹 本文来源: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