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莎吧 » 大学生在医院做鼻窦炎手术后 脑袋变形患精神障碍

大学生在医院做鼻窦炎手术后 脑袋变形患精神障碍

手术前,武汉小伙小林(化名)是大三会计专业学生;如今,他是患有精神障碍的伤残人士。这一切,缘于一场鼻窦炎手术——这场手术由三甲医院武汉市普爱医院实施。2017年,武汉

 手术前,武汉小伙小林(化名)是大三会计专业学生;如今,他是患有精神障碍的伤残人士。

这一切,缘于一场鼻窦炎手术——这场手术由三甲医院武汉市普爱医院实施。2017年,武汉市编制办确定这家医院名称为“武汉市第四医院”,保留武汉市普爱医院、武汉市骨科医院为医院第二、第三名称。

湖北天佑法医司法鉴定所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显示,院方存在5方面过错:鼻内镜手术前准备不充分;鼻内镜手术前未进行足量合理的抗生素治疗;鼻内镜手术前未对鼻窦内脓液的性质、量、有无恶臭等情况进行充分了解;对术后并发症估计不足准备不充分致患者术后出现严重颅内并发症;术后监测、护理不到位,处置不到位等。

微信截图_20190224161442.png△手术前,小林是个开朗活泼,爱自拍的帅小伙。 受访者供图

基于院方的过错,湖北天佑法医司法鉴定所在《司法鉴定意见书》称,武汉市普爱医院过错参与度“建议为80%—90%”。

“我儿子原来性格外向,还打耳洞戴耳钉,现在他是傻傻的、头部一边正常一边凹陷,成了自我封闭的人。家中独子成这样,对于未来我们很迷茫。”2月24日,小林父亲梅先生接受上游新闻采访时说。

大三男生鼻窦炎手术4天后瞳孔放大

2017年,小林25岁,大三学生,就读于武汉科技工程学院会计学专业。当年1月,小林总感觉鼻子不舒服。1月17日,他来到武汉市普爱医院进行治疗。

武汉市普爱医院官网介绍,该院是国家三级甲等综合医院、湖北省最佳文明单位、武汉市文明品牌医院。

武汉市普爱医院病例显示,门诊诊断发现小林患有鼻窦炎,症状为鼻甲肥大、鼻中隔右偏。随后,小林办理了住院手续。

1月20日上午,该院4名医生给小林实施了鼻窦炎手术,包括鼻内窥镜下多个鼻窦开窗手术、鼻甲射频消融术、鼻中隔成形术。

“手术后,我儿子状况越来越差,1月22日拍了CT,显示颅内出了问题,普爱医院的医生告诉我,可以在他们那儿治疗,也可以选择转院。我选择转到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治疗。”梅先生说。

同济医院病例显示,1月22日下午,小林因“鼻窦炎术后失语、右上肢偏瘫2天”入院。1月24日晚,小林突发昏迷、瞳孔扩大、呼吸不稳,实施手术后证实其为左侧顶颞部硬膜下积脓。

76684b941a503fd4f51a7e54e5b60462.jpg△小林手术后头部变形,因畏人言不愿出门。受访者供图

4次头部手术后逃出“鬼门关”

小林转至同济医院后便住进ICU病房。医生告诉梅先生,要随时做好最坏的打算。

“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至亲在ICU病房内,家人在ICU病房外。”梅先生说。幸运的是,经过4次手术后,在死亡边缘挣扎的小林活了过来。

同济医院病例显示,2017年1月24日至2月13日,同济医院对小林实施了4次手术,包括3次钻孔引流术、开颅去骨瓣减压术。

“四次手术保住了命,同济的医生说是奇迹。去年12月6日,儿子做了第5次手术,叫颅骨修补术。现在,儿子在家进行康复。”梅先生告诉上游新闻记者。

1.JPG△同济医院病例显示,1月24日晚、小林突发昏迷、瞳孔扩大、呼吸不稳,实施手术后证实其为左侧顶颞部硬膜下积脓。受访者供图

小林的命虽保住了,但伤害无法修复。

两份司法鉴定书显示,小林患精神障碍或轻度智能减退,评定为九级伤残、人体损伤致残程度分级评定为七级,开颅术后伤残等级评定为十级。

相比智力减退,梅先生更加担心的是儿子性情的改变。梅先生称,儿子原来性格开朗活泼,现在把自己封闭起来,整天在家里玩手机和平板电脑,“赶他出门,他都不出门。”

小林告诉上游新闻记者:“我的脑袋都变形了,出门怕别人说我是怪胎。”

d8783cdb74cd8eaa6b73a9b2d97c8989.jpg△司法鉴定意见书显示,武汉市普爱医院给小林实施鼻窦炎手术时,存在5方面过错。受访者供图

赔偿谈判了一年多还没谈拢

索赔犹如拉锯战,持续了一年多,还没结果。

上游新闻记者了解到,2017年12月,小林的司法鉴定意见书出炉。从那时开始,武汉市卫计部门就介入调查并协调赔偿事宜,可截至目前,双方还未达成共识。

梅先生介绍,小林在同济医院的治疗费用约50万元。目前,武汉市普爱医院已支付了这笔医疗费,但“保证后期治疗费用、提供后期的生活保障”这两个诉求,还没谈拢。

2月24日,武汉市普爱医院相关负责人告诉上游新闻记者,会把这两个诉求告诉给医务部门,“诉求有不合理的地方,建议他们走法律程序。”

da1b1f3d3e9b2ee355d9d6e7da222407.jpg△独子手术前3个月,梅先生还是一头黑发,现如今白了头。受访者供图

对于《司法鉴定意见书》提及的手术存在5方面过错,小林在武汉市普爱医院治疗时的主治医生许先生说:“这是并发症,几千例案例中会有一起。”

 

 

 

李崇 本文来源:重庆晨报上游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