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莎吧 » 《自然》杂志一天发两文,22岁的他14岁上中科大:也会脆弱懒惰

《自然》杂志一天发两文,22岁的他14岁上中科大:也会脆弱懒惰

原标题:《自然》杂志一天发两文,22岁的他14岁上中科大:也会脆弱懒惰1996年出生的曹原今年不过22岁,却已在麻省理工学院(下文以MIT代称)攻读了4年的PhD学位(学术研究型博士学位)。3

 原标题:《自然》杂志一天发两文,22岁的他14岁上中科大:也会脆弱懒惰

1996年出生的曹原今年不过22岁,却已在麻省理工学院(下文以MIT代称)攻读了4年的PhD学位(学术研究型博士学位)。

3月6日晚(北京时间,下同),在洛杉矶结束一天紧张科学研讨会的他,被同学带到城中的一家中国餐馆就餐。菜品什么味道已经忘了,他却对吃到一半时开始不断震动的手机印象尤为深刻。“是朋友们送上的祝贺。”

就在前一天,《自然》杂志以背靠背长文形式,连刊两文报道了石墨烯超导重大研究发现,而文章第一作者,正是中科大10级少年班校友曹原。

曹原近照。曹原供图

谈成长

自己不比同龄人聪明多少,感谢家校共育的教育理念

1996年,曹原生于成都。3岁左右,他便因父母工作原因去往深圳,在东南沿海长大的他,对于西南腹地的故乡,觉着陌生而亲切。“我们每年都会多次回蓉探亲,用四川话给亲戚们打招呼,觉着很巴适”。

小学是在深圳景秀小学念的。往往老师刚说出题目,余音未消,他就喊出答案。“我那时经常接嘴、插嘴,或者和老师顶嘴。”但曹原并不觉得自己比同龄人聪明多少。“我只是比较爱读科技类课外书,像《科学探索者》,前前后后翻了好些遍,为我现在的知识面打下了很好的基础。我现在的动手能力,也得益于小时候经常在家捣鼓电子电路和化学实验。”

曹原生活照。曹原供图

曹原回忆道,“自己曾在深圳华强北花了整个下午逛电子市场,买了一堆电子原件回家组装电路。高中时还在家里做了些小实验。这些实验都很折腾人,又有一定的风险,但我的父母一直都很支持我,这点我很感激。”

小学六年级时,曹原转入深圳市耀华实验学校。班主任召集包括曹原在内的几位成绩出众的同学及其家长开会,一起商议确立了报考少年班的目标。小学毕业后,曹原花了2年时间完成了初高中整个的课程学习。

“小学毕业后直接进入初二,初二上了一学期,学校让我们做了一套中考试题,觉得水平够了,于是第二学期直接进入初三课程学习,然后参加了中考,一年完成了初中所有课程学习。”高中学习也类似。“上了一学期高一课程,第二学期直接并入高二班级。当时我们学校还没有高考班,但是高二学生在下半学期就会参加各种高考模拟测试。第二学期上完我们直接就高考了。”

“能在短短2年内完成初高中整个课程学习,离不开家校共育的开明教育理念。在我们的学习过程中,家长和校方有过无数次的讨论与协商,基本上可以说是完全因材施教的方式,我们缺什么知识点或者课程,家长就可以直接与校方沟通找老师补课。”

“尽管有些课程是老师提供的小班教学,但大部分都是跟着当时的初三、高三完成的,习题和教材也和广大考生一样。”曹原表示,“在学习中,重要的不是老师,也不是特别的教材与习题,而是自己愿意钻研的学习兴趣,以及善于钻研的自学能力。”

谈少年班

我们和广大大学生没有区别,也会脆弱懒惰

经过短短两年的初高中课程学习,2010年,年仅14岁的曹原以理科669分的高考总分,考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少年班学院,并入选严济慈物理英才班。

14岁,本该是读初中的年纪,他却置身大学,身边都是些“大人”,会不会不习惯呢?

曹原告诉记者,“刚刚上大学的时候,我才14岁,生活自理能力肯定会差一点,我母亲在合肥陪读了一年,后来就没什么问题了。在和其他学生相处的过程中,我没有感觉到任何压力。对于少年班的学生,老师同学们也都以常人视之,不会有特别的偏袒或者歧视。”

“除了大一会有班主任监督晚自习和大一之后才选择专业外,少年班的学习和其他所有中科大本科生没有任何区别。”曹原介绍道,“中科大少年班入校是不分专业的,会先把数学分析、线性代数、力学、化学原理、计算机程序设计等各专业基础课统共上一遍。”

“我们和广大大学生没有任何区别。”曹原再三强调,“我们都是活生生的人,同样有喜怒哀乐,会脆弱懒惰,不是什么脱离凡尘的怪物,我希望大家能够用对待常人的眼光来看待少年班学生。”回忆起少年班的学习经历,曹原感慨道,“上少年班的意义,在我,是减少在中学期间做大量习题复习备考的时间,用这些时间来学习更加有意思的大学和研究生知识。”

对于少年班的师弟师妹们,曹原寄语道,“如果有志向做实验方向的,我建议在本科期间就提高自己的动手能力。物理直觉很重要,模电数电和程序设计如果能学好的话,对将来的实验会有很大帮助。希望大家都能到自己梦想的学校从事理想的研究!”

谈科研

实验失败乃家常便饭,心态平和就没什么压力

2014年,曹原中科大毕业,获得了郭沫若奖学金。从中科大物理专业毕业后,他前往MIT攻读PhD学位,现已是第四个年头。

2014年5月,曹原荣获中科大第33届郭沫若奖学金。曹原供图

此次MIT石墨烯超导的重大研究发现,并非偶然成果。旋转双层石墨烯,MIT实验室已经研究了好几年,之前也已发表过多篇相关方面的文章。

“超导现象是去年8月份左右首次确认的。此前,石墨烯中的超导电性,在国际上还没有先例。实验中最困难的地方,主要在于如何将两层石墨烯之间的转角精确控制在1.1°附近,这个角度一般叫做魔角,会对石墨烯中电子的运动方式造成极大的影响。”

曹原告诉记者,“这项研究主要的意义是提供了一个全新的思路,帮助物理学家理解一些至今尚未完全解释的物理现象,比如30年仍悬而未解的高温超导体的产生原因。我们在旋转双层石墨烯中发现的超导,和其他几乎所有已观测到的二维超导都不同,反而和1986年发现的高温超导有诸多相似性。如果未来能够通过研究石墨烯中的超导来证实关于高温超导的诸多理论和猜测的话,那么科学家就可以更有方向性地设计新的材料,从而有可能实现室温超导。”

然而研究过程并不顺利,曹原曾多次遇到样品无法承受高热、机械部件有滞留回差等困难,但“吃一堑长一智,做的多了,慢慢有经验了,自然就攻克了。”曹原表示,“实验失败是家常便饭,心态平和地对待失败就没什么压力。”

在紧张的工作之余,曹原会通过天文摄影进行自我调节。“仰望星空总是能让我安静下来。天文摄影涉及包括光学、精密机械、电子电路、嵌入式程序等在内的多方面科学技术,折腾这些东西,都是我的兴趣。”

对于未来,曹原说还没有很具体的规划,不过他相信,一个扎实走好每一步、过好每一天的人,未来一定不会太差。

老师眼中的他

“自主学习能力、动手能力超强”

在深圳市耀华实验学校官网上的“荣誉耀华”一栏,至今仍有曹原的照片和介绍。照片中的曹原虎头虎脑,架着一副椭圆形眼镜。简介上写着:曹原(现攻读麻省理工博士),录取学校:中国科技大学。

深圳市耀华实验学校官网上曹原的照片。图据学校官网

3月10日,红星新闻采访到几位曾经教过曹原的老师。谈到曹原,他们无不称赞其“自主学习能力很强,动手能力超强”。

耀华实验学校招生办罗主任告诉红星新闻记者,2007年9月,曹原进入耀华实验学校小六(2)班学习,在一年时间内学完了六年级和初一的课程。据耀华学校官网介绍,“小六(2)班”是面向深圳市招生、以数学特长为主的超常班。

“当时通过考试、面试、体检,招进来的,发现他(曹原)是个苗子,是个天才。”罗主任回忆说,“这样的苗子还有两个,当时领导就提出在超常教育的基础上开展 ‘两年制’,即用两年的时间让学生读完初中高中的课程。“

黄莹曾担任曹原的初中生物老师,现任耀华实验学校副校长。黄副校长回忆起当时上课的情况,“语数外理化生,每天每个科目只有一堂课,老师只讲一些重点的内容,剩余的时间就让学生自主学习,不懂再问,通过这种点播式教学方式培养学生的探究能力、主动学习能力、批判性思维能力。”

而曹原的动手能力也让黄莹印象深刻,她回忆,自己的生物课堂,主要是动手实践比较多,而曹原自己不仅在学校搞了个实验室,还在家里弄个实验室,“就喜欢不停地倒腾。”更甚之,曹原课余时间还将课桌、椅子、黑板以致于老师的讲台给拆了。

2009年9月,曹原和另外两名学生开始进入高中学习。黄佳堂是曹原的高中物理老师,当他得知曹原在Nature连发两文阐述石墨烯超导领域重大发现这个消息后,“兴奋得一晚上没睡着觉!”

黄佳堂回忆,曹原动手能力强,吸收知识很快,在课堂上经常踊跃发言,时常提出一些让老师都难以回答的难题。

红星新闻记者沈兴超 李文滔

编辑丨冯玲玲

对于此事,你怎么看?